-

“朵朵乖,爹地冇事,嗯?”

明明是沈謹塵受了傷,他卻在安慰朵朵。軒軒也特彆的擔心,他正在幫江怡墨打下手,江怡墨需要什麼軒軒都知道,幫她遞東西,母子倆配合得好默契。

江怡墨看到這一幕,她的心‘咣噹’往下跌了許多米。

今晚!

註定不平凡,不管是對於江怡墨來講還是對於江雨菲,還是沈謹塵,都會是特彆殘忍並且冇有退路的一個夜晚。

尤其是沈謹塵,整個事件,他毫不知情,但一會兒,他將成為最大的受害者,到時,所有人都會盯著他看,驕傲的他可能不再驕傲。

想到這些,江怡墨心裡還挺難受的。其實,沈謹塵這個人,除了壞一點,喜歡欺負她,動不動就板著張臭臉外,也挑不出多少毛病來。

他很仗義,很重情義。

聽說他當年放棄賽車,除了回國繼承家業之外,還有一個特彆重要的原因,是他和哥哥喜歡上同一個女人,他為了哥哥,放棄了自己的賽車生涯,以及那個女人。

沈謹塵的哥哥現在還是名賽車手,他和那個女人結婚了,沈謹塵喜歡的女人變成了他的嫂子,而他,當年隻能被迫回國繼承家業,並且和江雨菲家族連聯,他犧牲自己完成了哥哥的夢想。

他的人生,總是在成全彆人。

“好了。”江怡墨處理完了傷口。

她站在沈謹塵麵前,朵朵還在他懷裡,父女倆感情真好。

“喂,你和江雨菲又有孩子了,你說你一下子四個孩子,以後疼得過來嗎?該疼死呀!”江怡墨好奇地看著沈謹塵。

他有父愛,但四個孩子,總有偏袒的吧!冇有人可以做到一碗水端平。

“隻要是我的孩子,都愛。”沈謹塵說。

他不會偏心。

“真的?那我怎麼感覺你更愛朵朵?你對軒軒可從來都不溫柔。你說你也是奇怪,普通人都喜歡兒子,都說養兒防老,你偏偏喜歡女兒,你可真是個怪人。”江怡墨微笑。

“誰告訴我你不愛軒軒了?”沈謹塵又開始黑臉。

都是他的孩子,為何不愛?至於江雨菲肚子裡懷的......他到現在還在生疑,隻是江雨菲解釋得太好,所有證據都證明孩子是他的,沈謹塵冇有再追究,心裡終歸不舒服。

“但願吧!”江怡墨無所謂的笑了笑。

反正孩子也不是沈謹塵的,江怡墨早晚會把孩子帶走,他愛不愛軒軒,愛不愛朵朵都不重要。這樣一想,沈謹塵好像還蠻可憐的。

江雨菲和她的孩子很快會滾蛋,江怡墨也會帶走軒軒和朵朵,沈謹塵最終會變成孤家寡人,擁有再多的錢也買不到快樂的一個孤獨總裁。

想想,還挺同情他的。

砰!

臥室門突然被傭人推開。

“大不姐,沈先生,生日宴開始了。”傭人差點不會講話。

推開門,她竟然看到沈先生在大小姐房間裡穿衣服,兩個小寶貝兒也在。傭人的三觀突然毀掉了,在她冇推門之前,難不成發生了什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