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說沈先生是個特彆正派的男人,他和二小姐結婚多年,從未傳過緋聞,怎麼現在和大小姐......媽呀,媽呀,不敢想,不敢想。

“行,知道了。”江怡墨應聲。

她從傭人閃爍的雙眸中看出了貓膩,本來想解釋她和沈謹塵冇什麼,但想想還是算了,多餘的解釋而已,今天晚上本來就是搞事情的,亂就亂吧!

傭人退了下去,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連滾帶爬的跑到樓下去找江雨菲,把剛纔看到的事情告訴她,江雨菲聽完,臉都綠了。

她纔剛懷上,沈謹塵就迫不及待的找女人排解嗎?他要是去會所,去其它地方就算了,偏偏要在媽媽的生日宴上乾這種事情,江雨菲頓時覺得,整個江宅的空氣當中,都是江怡墨和沈謹塵交織在一起的味道。

她氣沖沖的跑上樓,突然出現在江怡墨的臥室門外,她直直的站在那裡,捏緊小拳頭盯著他們,她看到了......

江雨菲突兀的出現在臥室門外,她看到沈謹塵和江怡墨坐在沙發上望著她,朵朵和軒軒在一起玩耍,整個房間給她的感覺就是,他們在一起特彆的和諧,就像是一家人似的。

而此時的自己,卻像是個突如其來的東西,本就不該存在於此。

至於剛纔傭人所說的那種事情,她並冇有看到,因為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衣服都穿得好好的,但江雨菲相信傭人不敢隨便亂講話。

她認為,沈謹塵和江怡墨肯定是早就辦完了事情,現在正休息著吧!

“老公,你怎麼在這兒?我剛纔還到處找你呢,馬上就開始了,咱們快去吧!彆讓爸媽久等了。”江雨菲故作大方,明明氣得發瘋,卻不得不在沈謹塵麵前強顏歡笑。

打碎了牙,隻能往肚子裡咽。

她扭著小腰,像條水蛇般飄到沈謹塵麵前,笑得那叫一個燦爛,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和沈謹塵多恩愛,關係有多好呢!

“嗯。”沈謹塵微微點頭。

冇多餘的反應。江雨菲分分鐘尷尬了,隻能把注意力落在孩子們身上。

“朵朵,軒軒,快過來喲,跟媽咪一起下樓吃飯飯嘍!”江雨菲張開懷抱。

朵朵是第一個跑過來的,江怡墨把她抱了起來,軒軒走得很慢,他想和江怡墨一起。

“軒軒,快點跟上,一會兒你和朵朵坐媽咪身邊,我好照顧你們呀!來。”江雨菲笑眯眯的對軒軒說,她就是想把孩子們控製在手裡。

隻要控製住孩子,才能控製沈謹塵,等她自己的孩子生出來後,這兩個小鬼就不重要了,找個機會弄死都可以,江雨菲望著軒軒微笑。

軒軒卻在望著江怡墨。

“沒關係,你們先去,我隨後就到。”江怡墨笑眯眯的對軒軒說。

“姨,那你快點,我幫你占個位置。”軒軒說。

“好。”江怡墨點頭。

江怡墨坐在沙發上,看著沈謹塵高大的身影走在最前麵,江雨菲抱著朵朵,軒軒跟在最後頭。軒軒時不時的還回頭看一眼江怡墨,他覺得姨特彆的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