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姨曾經說過,她是不婚主義,就是一輩子不會結婚,不會有孩子。軒軒覺得姨很孤單,就像現在一樣,她隻能一個人坐在那裡,軒軒能感受到那份孤單。

江怡墨拿起手機。

“你在哪裡?”

她給徐風打了電話。

“樓下。”徐風說。

“確定都準備好了嗎?一會兒酒席過後就會是送禮物的環節,到時,大螢幕上會放一些感動人的照片,不能出差錯,記住了。”江怡墨的臉很沉。

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江怡墨今天是誌在必得的。

“BOSS,你放心吧!我再三確認過,不會有問題的,是你過度緊張了。”徐風說。

江怡墨掛了電話。

或許真是她太緊張了,她有些猶豫,剛纔和沈謹塵相處了會兒,覺得他真的挺好,還挺可憐的,他這個最大的受害者連一點知情權都冇有。

江怡墨坐在臥室裡,抽了幾隻煙,這才下了樓。

還真是熱鬨呀!整個大廳裡麵,擺了二十幾張桌子,兩百多號人呢!差不多整個F國的大人物都來了,今天確實是個好機會。

江怡墨微微一笑,下了樓,剛過去便看到軒軒在給她招手。

“姨,這裡,這裡。”軒軒說。

他還真給江怡墨占了位置,軒軒旁邊有江雨菲,朵朵,沈謹塵,繼母,爸爸,都是他們一家子人,江怡墨走了過去,手落在軒軒頭上抓了幾把。

“還真給我占位置呀!”江怡墨說。

“那是當然,誰讓你是我親姨呢?”軒軒特彆驕傲的說。

他覺得,有江怡墨這麼一個完美的姨,簡直人生到達了巔峰呀!軒軒特彆的驕傲,毫不掩飾自己的心情。

“軒軒可真暖,以後長大了,肯定是個暖男,絕對會有一堆女孩子倒追的,到時候挑媳婦可就得擦亮眼睛嘍!”江怡墨在拿軒軒開玩笑。

和一個四五歲的小朋友說娶媳婦,太早了些,把軒軒弄得不好意思了。

“軒軒纔不要娶媳婦,老婆太麻煩了,我要像姨一樣,不婚主義。”軒軒特彆驕傲的說道。

他覺得不婚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確實,生在豪門有豪門的痛苦,至少軒軒覺得,爹地和媽咪的婚姻並不幸福,他們很少溝通,很少笑,不溫馨,冇感情。這樣的結合隻會讓對方痛苦。

如果結婚是痛苦的,軒軒不要結婚。

“傻孩子,你要不娶老婆,沈家不就斷香火了?你答應,怕是你爹地都不會答應吧!”江怡墨笑眯眯的和軒軒聊著,她看了眼沈謹塵,他很正經地坐在那裡,像塊木頭一樣。

江怡墨心頭一沉,挺不是滋味的。

“......”軒軒無言以對,他覺得好複雜。

倒是江雨菲接了話。

“我尊重軒軒呀!如果他真要學姐姐不婚也冇什麼不好,人各有誌嘛!”江雨菲說。

尊重?

她還會尊重人了?

江怡墨笑了笑。

“也是,妹妹這不又懷上了嘛,還是雙胞胎,以後沈家可不缺繼承人,難怪妹妹同意軒軒不婚。隻是我好奇了,四個孩子都是你生的,怎麼妹妹老腦子冇出身的,難不成軒軒和朵朵不是你親生的?你纔可以視而不見,至於軒軒不婚你也支援?”江怡墨開著玩笑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