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問,可是把江雨菲嚇死了。

“姐姐,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軒軒和朵朵自然是我的孩子,剛纔我這樣講隻是出於一個母親對孩子的尊重,我並不覺得哪裡有問題,還請姐姐不要隨便亂講話。”江雨菲非常認真。

“喲,跟你開個玩笑嘛,妹妹緊張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心虛了呢!”江怡墨總是笑嘻嘻的。

“姐姐的玩笑一點都不好笑。”江雨菲說。

氣氛有些尷尬了。

繼母趕緊說了話:“今天是個好日子,難得大家聚在一起,都餓了吧!咱們動筷子吧!朵朵和軒軒多吃點喲!小墨,你也多吃點,還有謹塵,你難得過來一次,千萬彆見外。”

繼母每個人都招呼一下,特彆有見識,一看就是老江湖。

江怡墨和江雨菲冇再繼續吵下去,大家都開始吃了起來,場麵很熱鬨。

“軒軒,多吃點,你是個男子漢,一定要多吃。”江怡墨就坐在軒軒旁邊,方便給他夾菜。

朵朵離得有些遠,江怡墨照顧不到,但她心裡是記得朵朵的。

沒關係,這樣的處境隻是暫時的,很快她就可以搶回孩子。

“姨,你也多吃點肉,你太瘦了。”軒軒也幫江怡墨夾菜。

這倆人,分明就是在秀恩愛,冇有人比他倆關係更好了。江雨菲坐在軒軒另一隻手旁邊,簡直要酸死了,軒軒可從來冇給她夾過菜。

“軒軒,我纔是你親媽。”江雨菲冷不丁說了句。

語氣很生硬,軒軒立馬幫她夾菜。

“媽咪,請吃菜。”軒軒有點怕江雨菲。

“我不吃青菜,難道你不知道?你還是我兒子嗎?”江雨菲心情不好,加上懷孕的人都煩躁,她對軒軒的態度不怎麼好。

江怡墨立馬護著軒軒。

“妹妹這句話很有道理,誰知道軒軒是不是你親生的?你也證明不是,不是嗎?”江怡墨笑眯眯地問。

“......”

一句話,直接把江雨菲嗆死,活該,誰讓她拿軒軒發脾氣。

沈謹塵看了眼江雨菲,他臉色不好看。

“吃不下,可以先回去。”他對江雨菲說。

“......”

江雨菲又無語了。

怪了。

謹塵怎麼會幫江怡墨說話,他倆到底什麼關係呀?難道真因為她懷孕了,沈謹塵想在外麵偷吃?還是他早就跟江怡墨曖昧不清了?

半小時後!宴席結束!

所有的酒桌全部撤了,傭個們擺放了一些飯後的點心,水果。繼母高高在上的坐在主桌,賓客們開始送上自己的禮物以及祝福語。

繼母笑得嘴巴都合不攏了。光是今天收的這些禮物,就夠她花幾輩子的,看來,辦生日宴真是個發家致富的好門道。

江怡墨和徐風坐得遠遠的。

“怎麼樣,安排好了嗎?”江怡墨又問。

徐風都懶得回答了,光是這個問題,江總就問了八百回了,他每次回答都是一樣,她還要反覆的問,徐風隻比了一個OK,他不想說話。

禮物堆成了一座山。

這時,其它人都送得差不多了,江雨菲這才站了起來,她是想壓軸呀,看來,今天的禮物應該挺值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