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生日快樂。”

江雨菲拿出了她的生日禮物,為了把江怡墨比下去,江雨菲這次可是下了血本。

她送了一條手工訂製的項鍊,找國際上知名的珠寶設計師做的,光是手工費就是上百萬,更彆說項鍊的價值了。

江雨菲打開首飾盒,高高舉起她的生日禮物,燈光下非常耀眼,可以說是賺足了麵子。

不僅如此,江雨菲還送給媽媽一套房子,這是一套座落在離F國最近的一座山上,名叫桐山的彆墅。山頂上的風景好,躺在床上都能看日出日落,環境自然不用講,非常適合養老。這一套彆墅的價值在五千萬左右,加上剛纔那條項鍊,這就是近一個億了。

隻是個生日,江雨菲送這麼大的禮,她隻想讓眾人覺得她江二小姐並非無能,她也是有錢的。當然,身為沈謹塵的老婆,她也是在替沈家長臉,可以說是一箭三雕。

“媽,生日快樂,希望你永遠都像今天一樣開心。”江雨菲走過去抱住媽媽。

無數的掌聲響了起來,眾人都在鼓掌,光是江雨菲這份心意就足夠讓人稱讚的,加上她送的禮可以說是天價了,正常人從出生到死,天天過生日都不見得能收這麼多。

江雨菲的虛榮心得到了滿足,笑得那叫一個開森呀!

朵朵和軒軒也走了過來,他倆送上了他們的禮物,是軒軒和朵朵一起畫的畫。當然,主要是軒軒畫的,朵朵頂多就是在一邊看著哥哥畫,然後幫他選擇畫筆,顏色。

“外婆,生日快樂。”軒軒說。

“好,好,謝謝軒軒,謝謝朵朵,真是好孩子。”繼母收下孩子們的禮物,讓傭人掛在客廳的牆上,以後每天都可以看得到。

徐風和江怡墨還在角落裡坐著。

“江總,你說這江雨菲是瘋了嗎?她送首飾就算了,還送彆墅,花沈謹塵的錢可真大方呀!”徐風一臉不屑。

“怕什麼?把我的禮物拿出來,一會兒我嚇死他們。”江怡墨伸手,等著徐風給她禮物。

結果,徐風給了她一張輕飄飄的紙,拍在江怡墨手上。

江怡墨一瞧,分分鐘想把徐風拍死。

“支票,我讓你滿世界去找生日禮物,你就給了我一張我自己平時開的支票?徐助理,我覺得咱們應該好好聊聊。”江怡墨用眼神威脅徐風。

“江總,我是按你的要求找的呀,你的要送和你身份符合的,你是財神爺,那財神爺不就是有錢嘛,江夫人過生日,你送支票這非常符合你的人設呀!”徐風覺得自己冇有錯。

財神爺送支票,多棒?有麼有?

支票?

江怡墨哭笑不得。還是張空白的支票。算了,都已經這樣了,支票就支票吧!雖然過生日直接送錢有點打臉,就這麼滴吧!誰還不愛錢呢!

“那你說我填多少合適?”江怡墨問徐風的意見。

“反正得比江雨菲多。”徐風說。

這是肯定的,剛纔江雨菲送的那些東西折盒成人民幣,頂多就一個億的樣子,彆墅會升值,但也不會漲到天上去,江怡墨隨手在支票上填了幾個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