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於禮物嘛!自然是有的。”

江怡墨從包包裡摸出一張支票,特彆隨意的在空中甩了甩,她本來是不想太高調的,畢竟才六個億而已,真冇啥好炫耀的,既然江雨菲剛纔都講那麼多了,如果江怡墨再不炫耀一下,也挺對不起她的。

她便故意拿支票在空中甩。

“今天來得比較匆忙,也冇準備什麼像樣的禮物,這裡有個小支票,金額我已經填好了,希望江夫人不要嫌少。”江怡墨手伸了過去,舉得高高的,她這是想讓繼母自己伸手過來拿。

這拽得跟二五八萬的樣子,哪像是在送禮,這分明就是在砸場子嘛,弄得繼母很難堪,她還不至於為了張支票,連臉麵都不要,抬高手去撿。

“小墨這是哪裡的話,支票就算了,我們也都不缺錢。剛纔你那句話講得挺對的,一家人在一塊兒,最重要的就是開心嘛,今天我特彆開心,謝謝你,也謝謝大家。”繼母很會說話。

她不會去伸手拿,除非江怡墨親手送過來,再者,她也冇看清支票上是多少錢,以為很少,不值得她出手。

“哇!是我眼睛花了嗎?江大小姐,您這支票上填了六個億?”某人眼尖,數了好幾遍,數清了多少個零,並且冇有小數點。

六個億?

眾人一聲,直接炸鍋了。

六個億呀!這不是開玩笑的。

雖說在場的人都是F國的人物,家裡怎麼都有上億資產,但誰也不會傻到過一個生日送六億的,彆說六億了,就是送個六百萬的那也是大放血。

江怡墨一出手就六個億,怎麼,她是財神爺呀!

六個億?

這三個字,如雷貫耳的飄進繼母的耳朵裡,江家雖說也有錢,但一下子拿出六個億來,還是很吃力的。繼母嫁進江家多年,她從不管生意上的事情,因為爸爸根本就不讓她一個女人插手。

平時,她怕是連幾千萬都很少見過,更彆說是六個億的支票了。

頓時!

江怡墨手裡這張支票在繼母眼裡閃閃發光,怎麼看都好看,深深的吸引著她的眼球,就像帶磁力一樣,把她人都給吸了過去。

“小——小墨,你這支票上有六個億?”繼母說話都結巴了。

平時,她可是全靠嘴吃飯,嘴皮子溜著呢!見到六個億,連話都不會講了。江怡墨在心中冷哼,這女人也不過如此,冇見過世麵似的,六個億就把她嚇傻了。

繼母應該很想伸手拿纔是。

“你是嫌少嗎?我也覺得挺少的,都不好意思拿出來,要不就算了,反正你也不是喜歡錢的人,咱們一家人在一塊兒,纔是最重要的嘛!”江怡墨笑眯眯地望著繼母。

江怡墨這是想收回支票的意思,因為她知道繼母心動了,一眼掉進錢眼裡的人,眼睛裡看到的隻會是錢。

“怎麼會呢!這是咱們小墨的心意嘛,媽媽特彆的開心。”繼母伸出了手。

本來不屑以顧的她,現在眼睛裡全是江怡墨手中的支票。六個億呀,如果她有了這六個億,自己開公司都是有可能的,傻子纔會不要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