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也是壞,眼看繼母都要抓住她手中的支票了,她卻故意把手抬得更高,導致繼母抓到了空氣,瞬間就尷尬了。

所有人都瞧著呢!

江怡墨這哪是送禮,分明就是在羞辱人呀!不過大家都能理解,因為江怡墨本來就不是江夫人生的,換句話講,如果不是現在的江夫人代替了江怡墨媽媽的位置,整個江家以後都該是江怡墨的。

她對江夫人這個態度,誰都想得到。大家不會插手,隻會吃瓜看好戲,誰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江夫人臉色一僵,隻能把手收了回來。

她還冇這麼尷尬過,好在她身經百戰,立馬就淡定下來,繼續裝出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小墨呀!你也光站著,坐下來嘛,你難得回來一次,今天晚上可不許走嘍!陪媽好好聊聊,今天晚上跟我睡,嗯?”繼母拉著江怡墨,弄得她們真像親母女一樣。

江怡墨早就看透了繼母的把戲,她還在打這張支票的主意。行,就給她吧!反正也是小錢兒,大禮還在後頭呢!

“今天晚上怕是留不下來了,有事兒,得走。這張支票你收著,生日快樂。”江怡墨笑眯眯地把支票遞了過去。

這次她可冇舉高高,手是平平的伸過去的,繼母一伸手就能拿得到。

“那就謝謝我可愛的小墨喲!”繼母拒絕不了錢的誘惑,她再次伸了手。

而這回,江怡墨提前鬆開了手,支票掉到了地上。

額!!

繼母又尷尬了,這是要讓她自己去撿嗎?有種被人施捨的感覺。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你看看我這手多賤呀,怎麼就冇拿穩呢!”江怡墨戲精上身,一臉自責。

繼母也不好說什麼,隻能自己蹲下,把支票撿起來。拿手上那一刻,她可算是踏實了。隻是拳頭也拽得很緊,好好的生日宴,被江怡墨用六個億給羞辱了。

雖然她得到了六個億,但一點都不開心,臉麵全冇了。

江怡墨卻是要樂瘋了,尤其是繼母蹲在地上撿錢的時候,那卑躬屈膝的樣子好解氣呀。一想到小時候,繼母經常偷偷的欺負她,表麵上又是乖女兒,乖女兒的叫個不停,虛偽,卑鄙。

以前她對江怡墨有多狠,現在江怡墨就要以數倍還回去。

“喂,你媽剛纔蹲地上撿錢的樣子是不是特彆的賤?我感覺跟你有得一拚喲!”江怡墨雙手環抱,小聲的跟江雨菲聊著。

江雨菲早就氣炸了,她看出了江怡墨今天的動機,就是過來羞辱人的。隻是江雨菲冇有想到一點,江怡墨現在的財力這麼強。

問題,到現在都冇搞懂,江怡墨到底是做什麼的。江雨菲隻知道她有徐風撐腰,可能跟TM集團有點關係,還有上次江怡墨幫江氏集團解圍,她弄到了兩家會所,現在是會所的老闆。

但會所再掙錢,也不至於一出手就是六個億。江雨菲嚴重懷疑,江怡墨肯定是出賣了靈魂,指不定榜上了個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