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大廳裡的燈亮了。

既然視頻都播好幾遍了,就冇必要繼續黑燈瞎火的,好戲纔剛剛開始呢!

燈亮了。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就像是給了一個特寫一樣,很別緻很好看。大家都盯著江雨菲,她還在砸大螢幕,隻是她個子矮了些,根本就夠不著。

江雨菲又跑去多端了幾把椅子過去,像疊羅漢一樣疊在一起,她爬到椅子上去再舉著椅子砸。

大螢幕被她砸碎了,視頻確實是消失了,可江雨菲真以為這樣就冇事了嗎?當她回頭,哭喪的臉和沈謹塵對視上時,她感覺自己的世界真的崩塌了。

咣噹!

江雨菲從椅子上摔了下來,重重的摔了下去,狼狽得像條狗一樣趴在地上,她伸手,想去抓沈謹塵,可他卻總是冷冰冰的。

江怡墨在想,如果不是現在人太多,怕是沈謹塵會衝過去直接給江雨菲幾腳,最好把她肚子裡的孩子踹掉。

“今天也不早了,要不大家就先回去吧!”繼母站了出來。

她自然也很氣,明顯今天就是被人算計了,她第一懷疑的人就是江怡墨,隻是冇證據,她不好明言,便讓賓客們先回去。

一分鐘的時間,整個江宅裡的人都走得差不多。客人全部離開,家裡的傭人也都退到了門外,包括江怡墨安排的那些人,也全部都退了出來。

大廳裡!

隻有自己人,這一刻,彷彿時間都跟著靜止了。

所有人都盯著趴在地上的江雨菲,她需要給大家一個解釋,給沈謹塵一個解釋,給朵朵和軒軒一個解釋。

“謹塵,請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視頻是假的,是假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誰放上去,也不知道那個視頻是誰拍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視頻絕對是假的呀,謹塵。”

江雨菲伸手,想去抱沈謹塵的腿,隻有取得他的原諒,江雨菲纔不至於狼狽不堪。

“假的?”沈謹塵冷笑,往後退了幾步,他不會讓江雨菲再碰他一丟丟,哪怕是抱大腿也不行。

這個女人真能耐呀,竟然早就和其它男人發生過關係,還是醫院的醫生。難怪,難怪。難怪每次都是她親自帶朵朵去看病,有幾次沈謹塵想跟著一起還被江雨菲拒絕,是怕他發現他們的姦情呀!

“江雨菲,你藏得可真深。”沈謹塵笑得很荒唐。

想想他沈謹塵,在F國也算是數一數二的人物,生意做到了巔峰,事業發展得如此之好,能成為他沈謹塵的老婆,簡直是八輩子修來的。

江雨菲倒好,竟然和一個男醫生有染。說出去,怕是得讓人笑掉大牙。

“不是的謹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是被人陷害的,有人想害我呀,謹塵。”江雨菲一邊哭一邊解釋。

她必須要解釋清楚。

這時,繼母走過來,把女兒扶了起來。

“謹塵,我覺得菲菲講得也有道理,或許真是有人想要陷害她,不然也不會挑今天了,視頻肯定是誰故意放上去的,萬一菲菲真是被冤枉的,豈不是影響你們夫妻的感情嘛,再說,菲菲現在還懷著你的孩子呢!要不先調查清楚再說吧!你覺得呢?”繼母說話總是遊刃有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