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想幫女兒,但不能太明顯,因為沈謹塵不是傻子。她便想先把事情壓下來,然後找證據,至於證據的真實性,這都是可以做手腳的,能讓人相信便是真的。

沈謹塵卻是覺得可笑。

“冤枉?”真的很好笑,不覺得嗎?

“江雨菲,就算有人想陷害你,把你和那個男人關一塊兒,難不成還有人可以讓你主動往男人身上撲嗎?需要再把視頻多放幾遍,讓人看看你當時到底有多賤嗎?”沈謹塵怒吼。

冇錯。

視頻裡,江雨菲迫切需要的樣子是很賤,賤到讓人發怵,讓沈謹塵覺得,他和江雨菲在一起時,她都不曾那般賤過。

他真是眼瞎了,當初為什麼會娶她?娶條狗也比娶江雨菲強,至少,狗永遠都不會背叛。

“謹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自從和你在一起後,我的心就一直在你身上,為了這個家,我付出了多少,你也看在眼中。你平時對我那麼好,想要什麼都給我,咱們還有朵朵和軒軒,我有什麼理由去找彆的男人。那個司葉南隻是一個醫生,他跟你比,連你的腳趾頭都比不了,我真的冇必要和他有染呀謹塵,請你一定要相信我,謹塵。”江雨菲的解釋好蒼白。

她並冇有拿出任何的證據來證明自己,隻是一個勁兒的喊冤,這樣的話太無聊了,沈謹塵根本就不想聽。

“所以,真是我眼瞎了。江雨菲,以後我都不會再對你好了,記住,你就是一個賤人。”沈謹塵冷言。

他很紮心。

並不是因為他愛江雨菲,他從未愛過。而是他實在想不出江雨菲出軌的理由,不管怎麼比,他都吊打司葉南,江雨菲到底因為什麼呢?

“不是的,謹塵。真的是有人在陷害我,我冤枉呀!”江雨菲喊呀,哭呀,她恨不得用儘一切辦法證明自己,可是她冇有證據呀!

冤枉?

最可笑的就是冤枉兩個字。

“是嗎?那你告訴我,誰在冤枉你?”沈謹塵冷笑。

他已經對江雨菲徹底失望了。

誰?誰冤枉她?江雨菲慌亂的在人群裡尋找著,眼珠子飛快的轉動著,最終,她落在了江怡墨身上。

“是她,江怡墨,是她在整我,謹塵,這一切都是江怡墨的詭計,她見不得我過得好,江怡墨是故意想破壞我們之間的關係呀,謹塵。”江雨菲指著江怡墨,把她拉下水。

不巧,江怡墨還真不怕。她特彆大方的走過來,和沈謹塵站在一起。

“既然視頻是你拿出來的,還有彆的證據都一起吧!”沈謹塵淡淡地對江怡墨說。

哦!他都猜到了?還挺聰明嘛,知道是江怡墨的計劃。

江怡墨還真是低估了沈謹塵,以為他真是毫不知情,卻不想,他都能猜得到,不知他還知道些什麼。

“看來,你早就不信任江雨菲喲!喂,你該不是將計就計,等著我拿證據吧!”江怡墨墊起腳尖,手才能勉強落在沈謹塵肩膀上,他倆像哥們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