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證據。”沈謹塵冷言。

他不想說話,隻想趕緊把事情解決掉,這種丟臉的事情,他生平頭一回。

“你讓我拿證據我就拿呀?我憑什麼聽你的?”江怡墨還偏偏就不拿了。

急死沈謹塵,急得他想上廁所纔好。

額!!

江雨菲心頭一震,為什麼會覺得江怡墨和沈謹塵像是提前串通好的?他倆都想把她往死裡整嗎?江雨菲一把抹掉眼淚,走了過去。

“江怡墨,咱們從小一起長大,都是江家的女兒,你哪裡對我不滿意了,要這樣整我?”江雨菲這張哭喪的臉好難看。

噁心!

“我確實想整你,那也得我真有機會才行,你要不跟司葉南有染,你覺得我會有這個機會?”江怡墨撇了眼江雨菲的肚子:“指不定你肚子裡的孩子是司葉南的吧!”

江怡墨雙手捂嘴,瞪大眼睛,一副驚訝的模樣。

“天哪!江雨菲,你好厲害呀!把沈謹塵當傻子一樣玩兒,該不會連朵朵和軒軒都不是沈謹塵的吧!你說你,為了坐穩沈太太的位置,挖空心思,費勁心機,你累不累呀!”

“......”

傻子?江怡墨罵沈謹塵傻子?氣得他直接瞪著江怡墨,狠不得把她腦袋擰下來。

“瞪我乾嘛,你本來就傻嘛!連江雨菲這種二貨的話也相信,可不就是傻。”江怡墨仰著脖子,她還真不怕沈謹塵會擰她脖子。

結果沈謹塵還真上手了。一把摟住江怡墨的腰,輕輕往回一拉,她就撲進了他懷裡。一隻手再卡住她的脖子。

“再廢話試試?”沈謹塵冷言:“拿證據。”

“......”

沈謹塵摟她腰?摟她腰?難道他不知道,她的腰很敏感嗎?江怡墨老臉都紅了。

額!!

江雨菲看氣了,酸了,江怡墨和沈謹塵竟然在她麵前秀恩愛?到底是誰背叛了誰呀!

“江怡墨你夠了。”江雨菲怒喊:“我算了看出來了,你就是想把我整死,自己坐上沈太太的位置上吧!不好意思,我從來冇做過背叛謹塵的事情,包括我肚子裡的孩子,百分之百是謹塵的,還有朵朵和軒軒,他倆都是謹塵的孩子,沈太太的位置,你下輩子也彆想。”

江雨菲還挺有底氣的?

也不知道誰給她的勇氣,竟可以這般的意正言詞。

“喂,鬆開我呀?”江怡墨害羞的戳了戳沈謹塵的胸口。

這傢夥怕不是被江雨菲氣迷糊了吧!大庭廣眾下摟著她乾嘛!有毒吧!

沈謹塵突然鬆開,江怡墨往後一退,差點冇把她屁屁摔開花,神經病一樣的沈謹塵。江怡墨趕緊爬起來。

“就知道你死鴨子嘴硬,連視頻都放了,還想狡辯,看來是得上點乾貨了,徐風,帶人證。”江怡墨喊道。

徐風立馬帶著司葉南走了進來。

這是江怡墨一早和司葉南商量好的,隻要司葉南接下來當著所有人的麵,把他和江雨菲的事情講出來,江怡墨保證會讓司葉南順利得到江雨菲。

司葉南?

江雨菲當即就傻了眼,萬萬冇有想到,司葉南會聽江怡墨的話,難道他們早就商量好了?不可能呀!司葉南不是口口聲聲說愛她,願意為她付出一切,哪怕是命都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