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轉過來,冷冷的看了眼江雨菲。

江雨菲立馬感受到了沈謹塵的冷咧,他是一丁點都不願意相信她,但她必須要解釋。

“謹塵,你彆誤會。我和司葉南確實早就認識,但我並不是有意要隱瞞這層關係,而且當初帶朵朵去醫院看病時,我也不知道司葉南在那家醫院,真的隻是巧合。”江雨菲還有狡辯。

巧合?真有那麼多的巧合嗎?

“所以,你們上床,也是巧合?一不小心就上去了?”江怡墨問。

沈謹塵問不出口的話,由她帶問。

“江怡墨,你彆胡說八道。從頭到尾,我根本就冇喜歡過司葉南,我對他隻是普通朋友的感情,半點想法都冇有,我們根本就冇什麼,你到底什麼意思,一定要在這裡捏造我們的關係嗎?”江雨菲質問江怡墨。

從來冇有喜歡過?

這句話紮到了司葉南的心,他為了江雨菲可以付出一切,他違背醫生的道德,對朵朵做那種事情。今天,他不顧一切,不怕得罪沈謹塵,跑到這裡來隻想帶她走,可她——從不曾喜歡過?一絲絲心動都冇有?

瞬間。

司葉南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非常非常可笑的笑話。

“喜歡也可以上床嘛!或許你們還有彆的交易呢!對吧,司葉南。”江怡墨笑得好鎮定。

彆的交易?

這句話,就像一枚炸彈,直接炸在江雨菲頭頂上,轟的一聲響,她慌了,難道江怡墨知道朵朵的事情?司葉南講的嗎?

她難以至信的看著司葉南,眼神很可怕。

“我和雨菲冇有任何的交易。”司葉南淡淡地說著。

他一直在看江雨菲的眼睛,他的心是涼的,因為他開始不確定,自己一意孤行的想和她在一起,究竟是對還是錯。

他以為,聽江怡墨的話,就是在保護江雨菲,可以帶她脫離苦海。可他卻忘了問江雨菲的意思,尤其剛纔她說,她不喜歡他,一點點喜歡都冇有。

司葉南瞬間覺得,他就是在自作多情,在這段感情裡,隻有他一個人在付出。

“是嗎?看來,你們的愛情很純潔喲!難不成是真愛?”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江雨菲,輕飄飄的走過去:“我說妹妹呀,你也真是的。你要實在不喜歡沈謹塵,就喜歡司葉南這款的,你就直說唄!沈謹塵其實挺好說話的,你要點他頭,他立馬放你走,成全你和司葉南,到時,你倆怎麼嗨皮都可以呀,又何必偷偷摸摸搞地下情呢,你說對不對?”

江怡墨都快笑死了,她還冇見過江雨菲的臉這麼黑。

江雨菲氣呀!氣得她拳頭都拽在了一塊兒,現在局麵已經被江怡墨控製了,想番盤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江雨菲不信,不信她真的就這麼落敗了。

她和江怡墨鬥了二十幾年,明明她纔是更有優越感的那個,憑什麼被江怡墨幾句話就算計了?有視頻怎麼了?司葉南來了又怎麼了?江雨菲不會輸的,她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