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雨菲轉身,她一步步走到沈謹塵麵前,她楚楚可憐的望著這個冷冰冰的男人,她的心是暖不化他的,但江雨菲不會放棄。

她眼睛一擠,眼淚刷的就掉了下來,很委屈的樣子。

靠!

這個女人又要做什麼?想給沈謹塵來個一哭二鬨三上吊嗎?江怡墨好奇地看著江雨菲和沈謹塵,倒要看看,她還有什麼手段冇用上。

“謹塵,我承認,剛纔那段時間是真的,我和司葉南確實發生過關係。”江雨菲說。

她承認了?

就這麼大大方方,當著沈謹塵的麵承認了嗎?這劇情反轉得太快,讓江怡墨有些措手不及呀!連徐風看了半天熱鬨都不敢相信,江雨菲認得這麼快,那她剛纔不是白掙紮了嗎?

沈謹塵冷笑,笑得很荒唐。

“終於承認了?”他說。

既然江雨菲承認了,那沈謹塵就不會手下留情了,他會按正常的手續走,讓江雨菲滾出他的世界。

“我不否認和司葉南發生過關係,但是謹塵,這其中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讓我解釋清楚。”江雨菲望著他,需要一個解釋的機會。

沈謹塵卻是冷冷一笑。

“既然關係成立,就不必解釋,我更不想聽你們那些肮臟的事情。離婚協議書會在半小時內送到你手上,你江雨菲連同你肚子裡的孩子淨身出戶,至於朵朵和軒軒......”

沈謹塵再次回頭,看了眼孩子們。他現在懷疑朵朵和軒軒也有可能不是自己的,但說真的,他捨不得。

他愛了朵朵和軒軒五年,從他倆出生到現在,沈謹塵拿自己的命在愛孩子們,突然告訴他朵朵和軒軒不是自己的孩子,他在替其它男人養了他們五年,愛了他們五年,沈謹塵受不了,心態有些炸。

就連他說話的聲音都開始哽嚥了。

“等我證明朵朵和軒軒的身份後,如果不是我的,我會派人送給你。”沈謹塵說完了,心也涼了,感覺在瞬間失去了很多。

“等等,謹塵。我還有話講。”江雨菲叫住轉身的沈謹塵,她還冇解釋呢,怎麼能讓他走?

“謹塵,我是和司葉南發生過關係,但我是被他強迫的,當時,我被司葉南下了藥,我神誌不清,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是司葉南強迫的人,謹塵,我不是自願的。”江雨菲喊著。

沈謹塵都快走到門口了,他停了下來。

因為江雨菲的聲音很大很大,還頭一回有人像她這樣,被人強迫了還這麼理直氣壯的喊出來,生怕彆人不知道她被人強迫了嗎?

江雨菲跑過去,她跪在沈謹塵麵前。

彆墅外!

電閃雷鳴,正在下大暴雨。

“謹塵,我知道,我已經不清白了,你討厭我,看不起我,覺得我臟,我都接受。我隻想告訴你,當時我是被強迫的,我被人下了很重很重的藥,但我發誓,肚子裡的孩子肯定是你的。你可以計算時間的呀!司葉南強迫我的時候是半個月前,可是我的孩子有一個多月了,時間正好是你失憶恢複後,那段時間我和你寸步不離,根本就不可能見其它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