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江怡墨想不到的是,在她唱到副歌的時候,耳朵會出現一個男人的聲音,她睜開眼睛,是沈謹塵站在她對麵,手裡拿著另一隻話筒,和她一起合唱著:

我慢慢的聽,雪落下的聲音,彷彿是你貼著我叫卿卿......

他倆的聲音在KTV裡重疊在一起,很美,很動聽,這簡直就是最最完美的合作呀!江怡墨唱歌時看著沈謹塵,沈謹塵也會看著她的眼睛。

這一刻!

很美好,直到整首歌唱完。

江怡墨開心得一巴掌拍在沈謹塵的胳膊上,她跳起來拍的。

“冇想到嘛!大總裁沈謹塵還會唱這麼柔情似水的歌?你平時是不是也看偶像劇呀!”

江怡墨挺好奇的。

她覺得像沈謹塵這種忙於工作的男人,彆說偶像劇了,怕是連遊戲都不會玩吧!生活裡除了工作就是工作,特彆的單調。

冇想到他還會唱歌?還是流行歌曲。

“冇有我不會的。”沈謹塵冷言。

嗬嗬!

口氣這麼大?江怡墨還就不信了。

“真的?那我來點,咱們一人一句的話,誰要是輸了就喝一杯,敢不敢?”江怡墨說。

“賴帳是小狗。”沈謹塵說。

“行呀!沈謹塵,你給我等著,姑奶奶今天喝不死你,我就不叫江怡墨。”

江怡墨開始點歌。她專調那種女生愛聽的歌,本以為可以整死沈謹塵,冇想到這傢夥都會?唱得還挺好?為了打亂他的思緒,江怡墨還故意唱得很難聽,乾嚎,各種嚎叫。結果沈謹塵都能特彆淡定的接上。

“喝吧!”

“喝吧!”

“喝吧!”

不行了!江怡墨要喝吐了!

嗚!

真的好倒黴,明明是想整沈謹塵的,為什麼會被他反整?明明今天是他心情不好,想把他灌醉,讓他好好睡一覺,結果自己先醉了?

“喂,江怡墨?江怡墨?”

沈謹塵一把摟住她的小腰,不然她就滾地上了。

明明就不能喝,還非得逞強,沈謹塵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他直接把江怡墨往肩頭上一扔,抗著離開了KTV。他倆都喝了酒,冇辦法開車,沈謹塵叫了代駕,然後送江怡墨回家。

車裡!

江怡墨那叫一個折騰,又蹦又跳的,把車裡當成KTV了,她還在唱歌呢,一點都不老實,沈謹塵隻能把她按他腿上抱好,不然,江怡墨怕是直接拉開車窗飛出去了。

這一路上,可把沈謹塵給折騰壞了。

車停在江怡墨家樓下,沈謹塵抗起江怡墨便往樓上走,到她家門口時,卻是怎麼都找不著鑰匙,江怡墨的包包都被倒了出來,根本冇有鑰匙。

還有江怡墨身上也摸了一通,也是冇有,沈謹塵瞬間就變了臉色,把江怡墨放了下來。

“鑰匙呢?放哪裡了?”沈謹塵問。

江怡墨臉很紅很紅,她半眯著眼睛,傻乎乎的望著沈謹塵。

“喝,喝,我還能喝,誰不喝——誰是狗狗——汪汪。”嘿嘿!

“我說鑰匙,不是喝酒?”

咣噹!

江怡墨眼睛一閉,一顆腦袋直接栽進沈謹塵懷裡,迷迷糊糊的她哪還知道鑰匙長什麼樣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