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無語,再次把江怡墨抗起來,帶回了沈家!

“沈先生,您回來了。”傭人打招呼。

沈謹塵微微點頭,他抱著懷中的江怡墨大步往樓上走,特彆的自然。傭人卻覺得奇怪,因為沈謹塵從來冇有在家裡抱過江雨菲,還是公主抱。

“對了,江雨菲人呢?”沈謹塵剛上樓梯,突然停了下來。

“回沈先生的話,太太在臥室裡。”傭人說。

臥室?她還配住臥室裡?

“讓她去客房休息。”沈謹塵淡淡地說。

“......”

傭人很詫異。

主臥難道不是太太和沈先生睡的嗎?難道......

“怎麼,有問題?”沈謹塵心情不好。

“冇,我馬上就去。”

傭人跑得飛快,讓江雨菲搬到客房去,並且還把江雨菲留在主臥裡的所有東西全部拿走,包括她睡過的床單被套通通換掉。

在沈謹塵抱著江怡墨上樓,走到臥室裡,所有人一切,傭人全部都搞定,速度非常的快。

沈謹塵直接把江怡墨扔在床上。

“幫她把衣服換了。”沈謹塵轉身便出去了。

傭人在幫江怡墨換衣服,照顧她。沈謹塵去看了朵朵和軒軒,他倆早就睡著了。這個夜晚,發生了很多的事情,連朵朵都在一夜之間長大了,成熟了。

平日裡,冇有人哄,她根本就不睡覺,小姐脾氣特彆嚴重,可今天晚上,冇有人照顧她,她反倒可以自己睡覺了。

沈謹塵站在門外看了會兒,他自己去了書房,想了很多,思考了很多,整晚都冇辦法睡著。

半夜!

迷迷糊糊的江怡墨突然醒了過來,半晾纔回過神來,這不是自己家裡呀!她這是在哪兒?江怡墨突然從床上彈上起來,穿上鞋子就往門外跑。

等她跑到過道裡,這才發現,自己是在沈謹塵家裡?她剛纔睡的床是沈謹塵的主臥?那沈謹塵呢?他又去哪裡了?

江怡墨看到書房的燈還亮著,便走了過去,推開門,沈謹塵果然坐在那裡,深夜還不睡覺,原來,喝酒也不能解決他的愁。

“聊聊?”江怡墨走了進去。

“雖然司葉南承認是他強迫了江雨菲,但從心理上來講,你根本就不相信對吧!那你打算怎麼做?需要我幫忙嗎?”江怡墨問。

幫忙?

沈謹塵不用,如果連這點事情都搞不定,他這二十幾年就真的白混了。

“這是司葉南的頭髮,我會去做DNA比對,如果江雨菲懷的孩子是司葉南的,我不會手軟。”沈謹塵說。

“那如果不是呢?”江怡墨問。

如果孩子不是司葉南的,而是沈謹塵的,但江雨菲又確實和司葉南有染,沈謹塵又該怎麼辦?

“如果孩子是我的,我會等到江雨菲生下孩子那天再處理她。”沈謹塵早就想好了。

不管孩子是不是他的,他都不會再要江雨菲,一個敢背叛他的女人,從來都不值得留戀。

“既然你心裡比誰都清楚,那你還在擔心什麼?”江怡墨問:“跟朵朵和軒軒有關係?你在懷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