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的話冇講完,直接被沈謹塵打斷,他突然站起來,雙手撐在桌子上,特彆認真的告訴江怡墨。

“朵朵和軒軒是我的孩子,他倆是我的孩子,親生的。”沈謹塵在咆哮。

他的聲音越大,越說明他心虛,但他更不願意相信朵朵和軒軒也不是他的孩子,他纔會矛盾成這樣。

江怡墨看出來了,沈謹塵對朵朵和軒軒的愛真不是一點點。

“你太愛朵朵和軒軒了,可你也得接受現實,萬一他們不是......”江怡墨還是想告訴沈謹塵,並不是他說是就是的。

一但江怡墨的DNA出來了,證明他們冇有關係,江怡墨是會毫不留情的搶走孩子,到時,沈謹塵攔都攔不住,他現在咆哮,怒吼都冇有用。

“住口。”沈謹塵再次打斷江怡墨。

“沈謹塵,你太偏執了,你就是一個自欺欺人的騙子,你隻會欺騙自己。”江怡墨也在吼。

以為她就吼不來了嗎?

她很討厭這個樣子的沈謹塵,一點都不豁達。

“出去。”沈謹塵指著門外。

他不想跟一個不懂自己的人聊天,江怡墨根本就不懂他,為什麼還要和她聊?

“你讓我走我就走,憑什麼?我還偏不走了。”江怡墨直接坐了下來。

她就要跟沈謹塵唱反調,就不聽他的,怎麼滴吧!

沈謹塵也是個直男,江怡墨不走,他就直接走過去,把江怡墨像提小雞一樣,直接擰了起來,然後扔到過道上,啪的一聲,門關上了。

江怡墨重重的摔在地上,真的超疼的。

“沈謹塵,你就是個混蛋,你太過分了。”江怡墨喊碎嗓子也冇用,是沈謹塵把她扔出來的,傭人都不敢過來扶,隻能靠自己爬起來了。

江怡墨扶牆走著,在經過朵朵和軒軒的房間裡,她情不自禁的走了進去,幫他倆把被子蓋好,站在床頭,可以特彆近距離的看著朵朵的軒軒。

江怡墨還可以伸手,輕撫他倆光滑的小臉蛋兒,真的太可愛了,這兩個都是她的孩子,江怡墨是打心底裡喜歡,為了朵朵和軒軒,她一定會做好所有準備,把他倆搶回來。

現在的沈謹塵太偏執了,雖然他是出於對朵朵和軒軒的愛,但他很自私,他甚至可以忽略掉事實,即便朵朵和軒軒不是他的孩子,他也要強行留下。

如果是這樣,江怡墨會硬搶的。

“朵朵,軒軒,等著媽咪,等我。”江怡墨輕聲說著,她起身,正準備離開。

突然,軒軒坐了起來。

“姨,是你嗎?”軒軒喊。

江怡墨心頭一震,她剛纔講的話軒軒該不是聽到了吧!

“軒軒,你醒啦,是不是姨吵到你了?”江怡墨尷尬的轉過去,試探性的問。

她在試軒軒的反應。

“冇有,我就是突然醒了,剛好看到你。”軒軒眼眶還是紅的。

江怡墨走過去,坐在床邊。

“今天的事情,把你嚇到了吧!”江怡墨輕撫著軒軒的小腦袋。

一個五歲的孩子,肯定是會嚇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