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軒軒點頭:“爹地現在很生氣吧!姨,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嗎?”

軒軒第一次求江怡墨。

“好呀,隻要我能做得到,一定幫忙。”江怡墨點頭。

看來,軒軒剛纔冇有聽到她講什麼,江怡墨放心了,現在還不是攤牌的時候,暫時不能讓軒軒知道,怕他接受不了。

“姨最近可以經常過來看我和朵朵嗎?朵朵她真的嚇到了,還有爹地,希望姨可以多跟他聊聊,我覺得爹地心裡肯定很難受。”軒軒說。

軒軒的要求好簡單,他都是在為家人著想。

“姨可以經常過來看你和朵朵,至於你爹......他應該不需要我。”江怡墨笑了笑。

她剛和沈謹塵吵過,還指望她來看他?呸!想得美。

“不,爹地需要你的,我看得出來,爹地對你的感覺很特彆,他平時都不怎麼跟人講話的,但每次遇到你,他的話就會變多,如果你能多跟他聊聊,他會好很多。”軒軒說。

是這樣的嗎?

沈謹塵每次和她說話時,話就多了嗎?是這個樣子的?

“好,姨答應你。”江怡墨點頭。

隻要是軒軒的要求,她都會答應。

“謝謝姨,你真好。”軒軒撲進江怡墨懷裡,抱著她,很溫暖,就像是媽媽的感覺一樣。

“傻孩子。”江怡墨抱緊軒軒。

“姨,我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軒軒從江怡墨懷裡起來。

這個問題,也是他思考了一晚上的問題,導致軒軒睡不著的問題。

“當然可以,軒軒想問什麼?”江怡墨說。

“如果我和朵朵不是爹地的話,而是媽咪和其它男人的孩子,我和朵朵是不是就會離開爹地?以後和媽咪一起生活?這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嗎?”軒軒仰著腦袋,他的眼神很迷茫。

“你不想離開沈謹塵?”江怡墨問軒軒。

她看出來了,如果讓軒軒在沈謹塵和江雨菲之間做選擇,他肯定會選擇沈謹塵的。

軒軒搖頭。

“我不想離開沈家。”

軒軒的表情很真實,他就是捨不得離開沈家,如果哪天,媽咪一定要帶他走的話,他可能會抱住爹地的大腿,即便軒軒知道,那時爹地肯定會一腳踹開他,他也會抱住。

“你很愛沈謹塵,對吧!”江怡墨輕撫著軒軒的小腦袋。

也對!軒軒和朵朵從小就是沈謹塵帶大的,想來,沈謹塵平時肯定比江雨菲付出得更多些,他在孩子們心裡有非常非常重要的地位。

“嗯。”軒軒點頭:“雖然爹地平時對我凶一些,他很嚴格,如果我做不好事情他就會生氣,會罰我。但我都知道,爹地是很愛我和朵朵的,至少......”軒軒欲言又止。

至少——比媽咪更愛他們,軒軒心裡非常清楚。

“傻孩子。”江怡墨抱著軒軒:“不早了,你明天還要上學,早點休息,嗯?”

“姨,你可以留下來和我一起睡嗎?”軒軒特彆可憐的望著江怡墨。

今天,軒軒的要求好多。

“好,姨陪你。”江怡墨點頭,本來準備離開的她,選擇留下來一晚,陪陪兩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