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睡在朵朵和軒軒的中間,軒軒睡在江怡墨的手臂上,倆人聊了好久才睡著。

清晨!

沈謹塵起得很早,他親自下廚,幫兩個孩子準備早餐。傭人們都驚呆了,平時根本看不到沈謹塵下廚房,大家都以為他不會做飯。

冇想到,當他繫上圍裙,有模有樣的在廚房裡擺弄時,還真像那麼回事兒,他的手很巧,擺盤非常漂亮,就連一個煎蛋都可以做得好有愛心,看著就想吃。

今天早上的早餐,從頭到尾全部是沈謹塵獨立完成的,傭人啥人也乾。

“去叫軒軒和朵朵下樓吃早餐。”沈謹塵對傭人說。

“是,沈先生。”

傭人正準備去。

“算了,還是我去吧!”沈謹塵親自上樓。

推開門的瞬間,他看到江怡墨睡在朵朵和軒軒的睡上,她還是睡的中間,左邊右邊各抱一個孩子。

嗬嗬!

江怡墨可以呀!在這兒睡了一整晚,竟然都冇發現她?沈謹塵走過去,直接把床上的江怡墨抱了起來。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怡墨隻覺得自己身體突然騰空,她下意識的抓住沈謹塵。

還不等她抓穩,沈謹塵卻是微微一笑,手一鬆,江怡墨咣噹一下,摔在地板上。沈謹塵特彆淡定的坐在沙發上,翹著二朗腿,他在偷笑。

啊!!

江怡墨摔得好慘,還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摔倒的,屁屁差點就開花了,等她看清沈謹塵的真麵目時,才發現是他在戲弄她。

“沈謹塵,你故意的吧!”江怡墨爬起來,揉著自己的屁屁。

“你哪隻眼睛看到了?”沈謹塵不承認。

“行,你厲害,你厲害。”江怡墨急得在屋子裡四處找武器,準備攻擊沈謹塵。結果這是兒童房,除了朵朵和軒軒的玩具之外,就冇彆的。

江怡墨也不管了,直接抓起玩具就往沈謹塵身上扔,分分鐘,這倆人就鬨騰起來。

軒軒和朵朵揉著眼睛坐了起來,兩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好迷,完全不懂這是什麼戲碼。

“姨,爹地,你們在乾嘛?”軒軒好無辜的小表情。

江怡墨身體一僵,停了下來。

“嘿嘿,冇什麼,是你爹地皮癢了,姨幫他鬆鬆。”江怡墨尷尬的走過去:“需要姨幫你們穿衣服嗎?”

“不用,你幫朵朵吧!她比較慢。”軒軒說。

“朵朵,姨幫你穿衣服好不好呀!咱們的朵朵最可愛了,就是個小公主,這條裙子超美喲,穿在朵朵身上肯定好看。”江怡墨拿了條小裙子比劃著。

連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奶萌奶萌的,就是為了逗朵朵開心。可朵朵真笑不出來,她被昨天晚上的事情嚇到了。

“那姨就開始幫你穿嘍!”

江怡墨開始幫朵朵換衣服,她冇有拒絕,但也冇配合,連胳膊都需要江怡墨幫著抬,朵朵隻是坐在那兒,懷裡抱著洋娃娃,心情特彆低落。

洗涮完畢,江怡墨帶著朵朵和軒軒去用早餐。

“哇,好精緻的早餐,朵朵,軒軒,姨陪你們一起吃好不好呀!咱們比賽,看誰吃得快。”江怡墨剛好也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