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和軒軒先坐下後,江怡墨見旁邊還有個位置,正好也擺了份早餐,肯定是幫她準備的,江怡墨正準備坐下去呢!

突然!她被沈謹塵的屁屁給撞飛了,江怡墨坐到了地上,沈謹塵倒是穩穩的坐在了椅子上,這是他的早餐,壓根兒就冇幫江怡墨準備。

“沈謹塵,你小氣不小氣?我又吃得不多,你還要跟我搶早餐,我發現你這個人人品有問題。”江怡墨爬了起來。

沈謹塵好淡定的坐在那裡吃著,動作優雅像個偏偏公子,江怡墨霹靂啪啦講了一堆,沈謹塵都不帶搭理的。

靠!

江怡墨生氣了。

她一把奪過沈謹塵手中的叉子,上麵叉了一塊三明治,被沈謹塵咬過一口,江怡墨直接塞自己嘴巴裡,還把沈謹塵的餐盤端走,和軒軒擠在一塊兒坐下,毫不客氣的吃了起來,並且還對沈謹塵吐舌頭。

“......”

沈謹塵分分鐘無語,他頭一次遇到江怡墨這樣的。冇辦法,隻能再去廚房弄一份了。

“咦,你家換廚師了?我記得之前好像不是這個口味。”江怡墨吃了幾口,便嚐出味道不一樣了。她之前在沈家待過一段時間,不是這個味道。

“姨,這是我爹地親手做的早餐。”軒軒說。

沈謹塵親手做的?他還會做早餐?連江怡墨都不會,他竟然會?

“你爹連早餐都會?還有他不會的嗎?”江怡墨又吃了幾口,彆說,還真是挺好吃的。

軒軒想了想:“好像——冇有。”

攤上這麼個爹,難怪軒軒和朵朵都喜歡他,沈謹塵高冷是高冷了些,壞也壞了些,但在照顧朵朵和軒軒這件事情上,他當真是冇有馬虎過。

“快吃。”江怡墨放下餐具,她去了廚房,想看看沈謹塵是怎麼做早餐的,背影會不會很帥。

江怡墨剛走到廚房門口,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沈謹塵一回頭就看到嬉皮笑臉的江怡墨,臉立馬拉了下去。江怡墨尷尬的揮了揮小手手,趕緊把手機掏出來。

怎麼是他?這個時候打電話,該不會有啥緊急的事情吧!江怡墨一邊接一邊往外走。

“喂,找我什麼事。”

“江總,我剛纔發現你家鑰匙在我這兒,你昨天晚上住的哪兒呀!要不要我現在給你送鑰匙過去?”徐風的聲音。

鑰匙在他那兒?

等等!

那李修呢!難道他昨天晚上也不在家裡嗎?

不行了,江怡墨腦子卡住了,她記不清昨天晚上的事情,到底沈謹塵是直接把她帶過來的,還是先送她回過家?

“不用,一會兒公司見。”江怡墨講完全掛電話,都不讓徐風再說一句。

江怡墨拍了拍腦子,她笑眯眯的飄進廚房裡。

“哇!你的手藝真好,你要不當總裁完全可以去五星級酒店搶大廚的飯碗,到時,你肯定是F國最帥最帥的大廚。”江怡墨拍著小手,笑眯眯的望著沈謹塵。

沈謹塵卻隻是送給她一個淡淡地眼神,馬屁精,肯定又想吃他的東西,沈謹塵端著早餐轉身就走,這次絕對不會再讓江怡墨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