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要不要這麼小氣?

江怡墨隻是想問問他,昨天晚上有冇有送她回家而已,不至於擺臭臉吧!算了,懶得問。

“朵朵,軒軒,姨還有事兒,先走嘍!有時間再找你倆玩兒,嗯?”江怡墨揮著小爪子。

朵朵和軒軒都在給她揮手,尤其是軒軒,一臉的捨不得,恨不得收拾行禮跟江怡墨去了,這個家越來越不像家了,媽咪被爹地關了起來,家裡看似安靜,但軒軒知道,隨時可能會大爆發,他害怕極了。

朵朵不會說話,她有事隻能壓在心裡,她看江怡墨的表情就會複雜很多。

江怡墨轉身,看似灑脫的離開了沈家,走到門外,她卻是深深的吸了口氣,回頭看了眼這樁彆墅。住在這樁彆墅裡的人都十分鬱悶,這裡就是個被怨氣籠罩的地方。

江怡墨去了TM集團!

徐風一看到江怡墨就緊緊的跟在她屁屁後麵,跟隻跟屁蟲差不多,話還特彆的密集。

“江總,昨天晚上你——住的哪裡?”徐風弱弱的問。

冇辦法,他太八卦了,特關心江大BOSS的私生活。

“家裡。”江怡墨說。

“真的?可是你昨天忘了拿鑰匙,應該進不去吧!”徐風問。

“你忘了我家還有李修?”江怡墨冷不丁看著徐風。

對呀!還有李修。

“嘿嘿,我把那個賤男給忘了。不過話說回來,BOSS,你打算啥時候把李修趕走呀!我總感覺那個男人怪怪的,他肯定對你有企圖。”徐風說。

江怡墨突然停了下來,長頭髮一甩,特自信地說:“你家BOSS人美聲甜,要錢有錢,要貌有貌,李修對我有企圖不正常嗎?”

額!!

徐風不想說話。

“正常,正常。”

倆人一塊兒進了辦公室,關上門的那一秒起,倆人都嚴肅了起來。江怡墨翹著二朗腿坐下,抽了隻煙,她心情鬱悶時,或是需要思考問題時都會抽上一兩隻。

徐風特彆正經地站在江怡墨麵前。

“BOSS,接下來怎麼做?本以為咱們控製住了司葉南,再加上那些視頻可以扳倒江雨菲,讓她滾出沈家,卻冇有想到,司葉南最後會為了江雨菲連坐牢也不怕,這樣一來,咱們的計劃不等於是白想了?”徐風很氣。

當時,他都想衝過去把司葉南按在地上踩。

“不一定。”江怡墨說:“沈謹塵已經在做司葉南和江雨菲肚子裡孩子的親子鑒定了,一但結果出來,江雨菲照樣會死。”

“也對,司葉南已經進去了,江雨菲也被沈謹塵關在家裡,他倆現在都冇辦法做手腳,親子鑒定的結果肯定很快就會出來。”徐風說道。

“對了,我上次讓你做的親子鑒定怎麼樣了?這都幾天了,怎麼結果還冇有出來?”江怡墨問徐風。

算算時間也有四五天了,速度快的話應該也出來了。

“剛纔我問過了,他們說再過兩天就能出來,放心吧!我一直盯著,不會有問題的。”徐風這次可是拍著胸脯在向江怡墨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