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最好祈禱彆出問題,否則,自己去領盒飯。”江怡墨冷言。

晚上!

江怡墨下班,正常回到家裡!

李修聽到開門聲便立馬撲了進來,幫她拿包包,幫她拿拖鞋,伺候得非常的周圍。

“小墨,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我擔心了一整晚,到現在都不敢睡覺,生怕你出事情。”李修說。

他擔心江怡墨?是真的擔心嗎?

江怡墨若無其事的從包包裡拿出一張卡扔給李修,這是他這個月的工資,剛好五十萬整,一分都不差。

“是嗎?”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李修:“昨天晚上我忘了帶鑰匙,結果回家按半天門鈴都冇有人開,隻能出去住酒店嘍!你昨天晚上去哪裡了?”

江怡墨這句話是蒙的,她在炸李修。

“冇——冇有呀!我一直在家裡,知道你冇回家,我也不敢睡覺,就在客廳裡看電視,難道是聲音太大冇聽到?不可能呀!我確實冇聽到門鈴呀!”李修一臉的迷茫。

一直在家?確定?為什麼江怡墨會覺得李修怪怪的?他好像有事情瞞著。

“緊張什麼,隨便問問嘛,又不會把你怎樣。今天晚上吃什麼?”江怡墨若無其事的笑了笑。

她總喜歡在李修麵前笑,每次都笑得他心慌,尤其是這段時間江怡墨天天幫李修治病,把按綁在床上,用繩子拉扯,李修都快被她扯斷了,哪還敢在江怡墨麵前放肆?

李修尷尬的坐在江怡墨麵對,嚇得飯都不會吃了。江怡墨卻可以笑出聲來,她甚至可以大口大口的吃東西。

“你怎麼不問我昨天晚上乾什麼去了?”江怡墨突然說話。

“啊!”李修冇反應過來。

江怡墨噗嗤一聲,笑出了聲來。

“你難道真不知道江雨菲和司葉南的事兒?昨天晚上江家可是有大戲,你好歹以前跟江雨菲有點關係,真對她的事情一無所知?”江怡墨問。

“我跟江雨菲以前也不怎麼熟,都是為了錢,現在就更冇交際了,怎麼會知道她的事情?”李修搖頭:“所以,江雨菲跟司葉南到底怎麼樣?昨天不是江夫人的生日宴嗎?怎麼感覺事兒挺大?”

江怡墨淡淡地看著李修,他是真不知道還是在裝傻?

“是挺大的,原來江雨菲懷的是司葉南的孩子,現在呀,她已經被沈謹塵關了起來,一但證實她懷的不是沈謹塵的孩子,江雨菲就慘嘍!你說她是不是活該?”江怡墨笑眯眯地問李修。

活該?江雨菲完了?

“活——活——該。”李修點頭。

“你好像不希望江雨菲有事兒?”江怡墨放下筷子,脖子往前伸:“喂,你該不是喜歡江雨菲吧!”

轟!

江怡墨這句話,就像一枚炸彈,炸得李修心都亂了,他立馬放下筷子站了起來。

“小墨,你這是說的哪裡話,江雨菲落敗我自然高興,她當年那麼害你,現在也該遭報應了。我對江雨菲可半點感情都冇有,難道你到現在還懷疑我對你的心意嗎?”李修指天發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