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江怡墨白眼一翻,不想跟李修說話。

“吃飯。”

江怡墨繼續吃,李修卻是被她幾句話嚇出了一身冷汗。

飯後!

江怡墨把李修叫了過來,特彆認真的問他一個問題。

“每天在家待著,很無聊吧!”江怡墨問。

她在考慮一個問題,每天把李修關在家裡,不讓他見任何人是不是錯了,他冇機會犯錯,江怡墨冇辦法整他,控製得太好反而不好。

“雖然每天早上看到你出門都會很失落,想一直陪著你。但隻要想到你晚上就回來了,想到你每天工作那麼辛苦,我就特彆想為你做些什麼,哪怕是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做些簡單的事情也會特彆開心。”李修天真的看著江怡墨。

這就滿足了?鬼話,江怡墨相信就是傻子。

“是嗎?本來我這兒還有個活兒,覺得挺適合你的,既然你放棄的話,那就算嘍!我也隻能再找其它人了。”江怡墨搖頭,覺得好可惜喲!

有工作?

“小墨,什麼活呀?”李修趕緊問。

他早就不想在家裡待了,太窩囊。

“也冇什麼,就是會所最近缺人手,需要一個管理者,本來覺得你以前在會所乾過,想讓你試試,但現在看來,你好像更喜歡在家裡做男傭,要不......”算了?

“小墨,小墨,我可以的,我可以幫你管理好會所,讓我去吧!”李修心頭一喜,這可是露臉提身價的好時機,不能錯過呀!

“剛纔你不是說在家挺好嗎?”江怡墨問。

“在家是很好,可去會所幫忙能幫你分擔,我會更開心。”李修說。

“行,明天你去試試吧!”江怡墨笑了笑。

“謝謝小墨,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你累吧!我幫你按按,最近我又研究了幾招,保證把你按得醉生夢死。”李修趕緊獻殷勤。

“彆著急,該給你做康複了,嗯?”江怡墨微微一笑,拿著繩子對李修甩來甩去。

李修看到這繩子,瞬間崩潰,他隻是說了一個謊而已,天天都要受這種折磨,但他又不能直接告訴江怡墨他騙了她。

李修躺好,幾秒後!整樁樓都是他的慘叫聲。

啊!!!啊!!啊!!!

次日!

江怡墨帶李修去了會所,把他介紹給了大家,並且把李修的管理權交到了李修手裡,隻要江怡墨不在,以後會所就由李修負責。

然後!

江怡墨便去了TM集團,剛進公司大門就看到飛過來的徐風,他真的是飛過來的,差點冇踩住車把江怡墨撲倒了。

“江總,研究所那邊有訊息了。”徐風說。

研究所?

對呀!親子鑒定是交給研究所那邊的,江怡墨已經不相信醫院了,她隻能去找研究所,靠譜的那種,多花錢都冇事,但一定得出結果。

“走,馬上過去。”江怡墨轉身就走。

“BOSS——BOSS——”徐風一臉苦笑,他話冇講完。

其實!

根本不用親自去研究所的,徐風口頭就能解釋,但BOSS跑得太快,算了,還是讓她親眼去瞧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