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雨菲身邊的男人除了沈謹塵就是司葉南,如果孩子不是司葉南的,難不成真是沈謹塵的?完了,完了,真要是這樣的話,怕是江雨菲又得翻身了。

“沈謹塵親自找人做的親子鑒定,你覺得會有問題嗎?”徐風說。

“現在沈家是什麼情況?”江怡墨問。

她需要知道沈謹塵的一舉一動。

徐風搖頭:“沈謹塵做事很小心,能打聽到親子鑒定的結果已經不容易了,其它的不清楚。”

“走,現在去沈家。”江怡墨拔腿就跑,風風火火的。

“BOSS,你等等我。”徐風趕緊追。

這都什麼事兒呀,BOSS三天兩頭往沈家跑,為了搶回孩子也真是煞費苦心了。

半小時後!

江怡墨的車停在了沈家彆墅門外!剛纔在半路上買了些水果,她就假藉著過來看朵朵和軒軒,剛纔江怡墨還給軒軒打了電話。

軒軒溜出來,幫江怡墨把門打開,她非常順利的和軒軒一起走了進去。徐風在外麵侯著,他進去也幫不了什麼忙。

“姨,你怎麼來了?”軒軒問。

江怡墨拉著軒軒的手。

“不是你說的嗎?讓我常過來看你和朵朵,姨可是說話算數喲!”江怡墨說。

軒軒看到江怡墨很開心,隻是她今天來得不是時候,剛纔爹地在發脾氣,軒軒也是偷溜出來的。

“怎麼了,軒軒?”江怡墨看出了軒軒的心思。

“爹地和媽咪在吵架,姨,要不你還是先回去吧!我怕爹地生氣會連你也一起罵。”軒軒停了下來。

他一門心思為江怡墨好,不想她受委屈。

“不會的,你爹是個有分寸的人。姨可以問一下,你爹地因為什麼事情在生氣嗎?”江怡墨問。

“還是上次那些事情,爹地很生氣,媽咪哭得很厲害,她一直在求爹地,總之——家裡很亂,其實我不太敢進去。”軒軒說。

看來,徐風說得冇錯,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沈謹塵知道了結果,雖然孩子不是司葉南的,但江雨菲那些丟人現眼的事情讓他難堪,他肯定會生氣。

“軒軒不怕,有姨在,天塌下來,姨幫你頂著,嗯?”江怡墨拉著軒軒一起走進彆墅裡。

江雨菲跪在地上,沈謹塵高高在上的站在那裡,他的眼神很凶,茶機上扔著一張親子鑒定結果,江怡墨讓軒軒去樓上玩,她提著水果走了進去。

“給孩子們買了些水果,放這裡可以嗎?”江怡墨放在茶機上,隨便看了看桌子上的親子鑒定結果。

這是司葉南和江雨菲肚子裡的孩子的鑒定結果,結果顯示冇有血緣關係。

既然如此!沈謹塵現在要趕江雨菲走,又是什麼梗?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我好像來得不是時候,你們繼續,我去陪軒軒和朵朵。”江怡墨先閃。

她站在這兒,沈謹塵和江雨菲肯定吵不起來。

江怡墨上樓,在二樓陽台的地方,看到了趴在那裡的朵朵,她抱著洋娃娃,一直盯著江雨菲,朵朵在默默的流眼淚。當她發現江怡墨來了,便把腦袋轉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