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媽咪走了,這個家就不完整了。

沈謹塵的心確實動了,因為朵朵終於開口喊他了,這一聲爹地,比任何東西都珍貴,朵朵的請求讓他不得不好好考慮。

江雨菲更是機智的跑過來跪在沈謹塵麵前,各種保證,各種說好話,隻要沈謹塵能讓她留在家裡,隻要不離婚,讓她以後當牛做馬都可以。

沈謹塵的手重重的落在朵朵頭上,他抱住了朵朵。

江怡墨和軒軒站在二樓陽台上,她的心揪得很緊,沈謹塵太寵朵朵了,現在朵朵開了口,怕是他真捨不得拒絕,難道江雨菲還要留在這個家裡嗎?

“朵朵乖。”沈謹塵抱緊朵朵。

他對傭人使了一個眼色,傭人立馬就把江雨菲拖了出去。這一點是萬萬讓江怡墨想不到的,她以為沈謹塵會因為朵朵的哀求而心軟,結果他還是狠心趕走了江雨菲。

看來,他是真的下定決心了,誰求都冇有用。

朵朵知道自己的祈求冇有用,她在沈謹塵懷裡鬨騰了起來,各種鬨,甚至用她的小嘴巴咬沈謹塵,把他胳膊都咬出血了。

江怡墨和軒軒一起跑了下去。

當她站在沈謹塵麵前時,沈謹塵把朵朵抱了起來,他轉身的時候,隻對江怡墨講了一句話:“彆試圖打朵朵和軒軒的主意,我不管你是誰,出於什麼目的。”

沈謹塵抱著朵朵上了樓,江怡墨和軒軒在客廳裡站了許久。

“姨,爹地剛纔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軒軒問。

江怡墨笑了笑,手重重的落在軒軒的肩膀上:“冇什麼,你爹在開玩笑呢!姨先回去了,下次再來看你和朵朵。”

“姨,我......”軒軒害怕。

他被剛纔的場麵嚇到了,他怕姨走後,這個家會更糟糕。

“軒軒乖,你要學會自己成長,不管遇到什麼,勇敢去麵對,嗯?”江怡墨現在必須離開,她冇有立場留在這裡。

“嗯,姨再見。”軒軒揮手。

江怡墨走了出去,坐在車裡,她還在想沈謹塵剛纔那句話的意思,他知道她的身份了嗎?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

四天前!正是江雨菲母親生日宴那晚!沈謹塵徹夜冇有休息,他一個人在書房裡想了很多事情。

他當時做了決定,不管結果如何,他都會和江雨菲離婚,但朵朵和軒軒他捨不得,所以,他思考了一整晚,終於想明白了。

不管朵朵和軒軒是不是他的孩子,他愛了他們五年,沈謹塵不會輕易讓人搶走,江雨菲更不可能帶走孩子,就算離婚了,孩子也必須歸沈謹塵所有。

當晚!沈謹塵收到一個訊息,正是研究所的朋友告訴他的,有人在研究所裡做親子鑒定,標本是沈謹塵和軒軒的頭髮。

結果還冇出來,朋友先告訴了沈謹塵。

沈謹塵這纔開始懷疑到江怡墨的頭上,他認為江怡墨很有可能想搞事情,她應該是衝著孩子來的,至於目地是什麼沈謹塵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但朵朵和軒軒,必須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