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當年懷的是雙胞胎

“坐吧!”

江怡墨二朗腿一翹,很隨意的坐了下來,手裡的打水機瞪的一聲響,修長的手指夾著香菸,很隨意的抽了起來。

“你想怎麼樣?”江雨菲問。

她不是傻子,從進門到現在,江怡墨一直在偽裝,她明明知道當年所有的事情,卻在爸媽麵前隻字未提,現在又故意把她叫上樓來,怕是有條件要開。

“緊張什麼,隨便聊聊嘛!我還能把你吃了不成?”江怡墨隨意的換了換腿,手中的香菸抽了幾口,味兒不太對,便被她扔進菸灰缸裡戳滅了。

“沈少奶奶的位置坐著可還舒服?”江怡墨走了過去,雙手環抱,冷冷的看著江雨菲。

她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讓江雨菲害怕,彷彿江怡墨就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厲鬼,是來向她索命的。

“江怡墨,我警告你,事情過去五年了,當年參與過的人都被我處理乾淨了,我和沈二爺很恩愛,你覺得就算你回來了,憑你三言兩語就想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嗎?彆妄想了,我勸你還是老實點兒,興許我還能讓爸爸在公司給你安排個位置,否則,你什麼好處都得不到。”江雨菲反過來威脅。

仔細一想,她剛纔見到江怡墨回來嚇了一跳,所以一直很慌,現在冷靜下來才發現,自己那些慌張似乎是多餘的。

當年那些傭人,醫生,全部都處理掉了,知道這個秘密的人隻有江雨菲和江怡墨。

現在僅憑江怡墨一句話,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這樣一想,江雨菲似乎也冇那麼害怕了,連腰桿兒都挺直了起來。

“真的處理乾淨了嗎?那那個讓我懷孕的男人呢?我怎麼聽說你冇把他控製住呀!”江怡墨淺笑。

彆以為她消失了五年,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五年,江怡墨可是利用她的人脈,查了當年的事情,雖說相關人員都被江雨菲處理了,但那個男人並冇有處理掉,他很聰明,怕被江雨菲找到,所以改了名字。

“你知道他在哪裡?”江雨菲臉色又變難堪了。

“要不你猜猜?”江怡墨怎麼可能會講實話?

“你想怎麼樣?”

“今天晚上,安排我見孩子。”

“你要見孩子?”江雨菲自然不願意。

“你冇得選,否則我馬上就下樓去告訴爸爸,說我當年的失蹤和你有關,也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對你起疑,加上你把公司的事辦砸了,你猜爸爸會怎樣?”江怡墨這雙威脅人的眼睛真的很嚇人,一點兒不不像當年那個天真善良的她。

“好,我答應你。”

江雨菲根本冇有選擇的餘地,大家不一定會相信江怡墨的話,但對江雨菲自己的影響並不好,她必須得考慮仔細。

傍晚!

江怡墨包下了整個餐廳,不想被其它人打擾,落地窗前,她看著停在餐廳外麵的車。江雨菲從車裡走了出來,身邊站在一個小男孩兒。

長得很機靈,隔著玻璃窗也能看清他的大眼睛,這一點倒是隨了江怡墨。

在江雨菲的懷裡還抱著一個小女孩兒,長得也是相當的可愛,隻是一副冇精打采的樣子,小腦袋耷拉在江雨菲肩膀上,眼皮有些沉重。

江怡墨瞧著這兩個可愛的孩子,心尖兒一陣陣犯酸,原來她當初生的是雙胞胎,一兒一女真的好美滿,孩子生得也可愛。

江雨菲抱著孩子走了進來,江怡墨迫不及待的走了過去,伸出雙手,下意識的想去抱小女孩兒。可她並冇有碰著,小丫頭似乎怕生,身體很誠實的往江雨菲懷裡靠,兩隻大眼睛疑惑的盯著江怡墨,像是在懷疑她,並且透著十足的恐懼感。

這樣的眼神讓江怡墨心碎,這是她的女兒呀,為什麼會怕自己?

“我是......”江怡墨在想,要如何介紹自己呢!她竟然不知怎麼向孩子介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