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是江怡墨還是江雨菲,都不可能搶走,沈謹塵這才搞垮了研究所,讓江怡墨冇辦法拿到親子鑒定,至於親子鑒定的結果,沈謹塵讓研究所的人停止比對,他並不想知道。

不知道結果就是最好的結果,他怕知道朵朵和軒軒不是自己的孩子,他的心態會變,既然決定要養他們一輩子,當他們的爹地,沈謹塵就不該猶豫,他選擇自欺欺人。

**

車裡!

江怡墨越想越不對勁兒,難不成是江雨菲告訴了沈謹塵當年的事情?他知道孩子是江怡墨的?那也不對呀!

“徐風,調轉車頭,我要去見江雨菲。”江怡墨說。

“江雨菲?你剛纔冇見到她嗎?”徐風都被搞暈了。

“我有一個問題,必須當麵問清楚,馬上調轉車頭。”江怡墨霸氣地說。

徐風不懂BOSS在想什麼,但她很嚴肅,說明事情非常重要,徐風隻管聽話就對了。

半小時後!

江怡墨走進了關押江雨菲的彆墅!江雨菲前腳剛被傭人丟進去,江怡墨後腳就來了。

“怎麼,姐姐迫不及待想來看妹妹笑話?”江雨菲冷笑,一無所有的她還是這麼驕傲:“不好意思,這裡冇有笑話,姐姐請回吧!”

江怡墨也是微微一笑,二郎腿一翹便坐了下來。

“彆急嘛!既然來都來了,就聊聊唄!指不定我還可以幫到妹妹喲!被沈謹塵關在這種地方,妹妹應該很不甘心吧!”江怡墨笑了笑。

幫?

江雨菲可不相信,江怡墨會真的幫她,怕是過來補刀的吧!

“哦?那不知道姐姐想怎麼幫我?”江雨菲跟著一起笑,這倆人都在偽裝自己,有種高手過招,神仙打架的錯覺。

“那就要看妹妹願不願意配合嘍!姐姐現在有個問題,希望妹妹如實回答。”江怡墨說。

“什麼?”

“你告訴沈謹塵,朵朵和軒軒跟我有關係?他已經知道真相了?”江怡墨問:“還是妹妹無意間說露了嘴?讓沈謹塵發現了當年的事情,不然,你明明懷了沈謹塵的孩子,他還要趕你走,有點說不通喲!”

嗬嗬!嗬嗬!嗬嗬嗬!江雨菲一通狂笑,她覺得江怡墨特彆的無知,非常非常的可笑。

“江怡墨,你真拿我當李修和司葉南呀!以為我很好忽悠嗎?你隨便說幾句話,我就信了?”江雨菲笑江怡墨的天真。

她倆可是死對頭呀!江雨菲恨不得江怡墨五年前就慘死,又怎麼可能老實交待?這種時候談條件,毫無意義。

“都怪司葉南那個死東西,竟然會相信你的鬼話,不然,我又怎麼會落得這個下場?”江雨菲恨得直咬牙。

她到現在,還在怪司葉南,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司葉南最後反轉,江雨菲哪能安然無恙的在這兒?

“我要是司葉南,肯定不會成全你這種人。他怕是做夢都冇有想到,你江雨菲除了沈謹塵和司葉南之外,還有第三個男人吧!”江怡墨冷笑。

江怡墨嘀咕了江雨菲的魅力,她還真是一朵交際花,跟誰都能扯上關係,尤其是身邊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