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江雨菲否認:“我肚子裡的孩子就是沈謹塵的,就是他的。”

死鴨子嘴硬。

“是嗎?但願孩子真是沈謹塵的,不然,以沈謹塵的脾氣,怕是你孩子一出生他就得弄死,你最好保佑孩子是沈謹塵的種。”江怡墨笑了笑。

“江怡墨,我不會輸的。彆以為除掉了我,你就可以飛上枝頭當鳳凰,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喜歡沈謹塵,你想坐上沈太太的位置,對吧!”江雨菲冷笑:“沈太太的位置不是誰都可以做的,就算我江雨菲死了,你也坐不上去。至少——朵朵那一關,你就絕對過不了。”

江雨菲的眼神很可怕,她像是做了什麼一樣。

“你又對朵朵說了什麼?”江怡墨一把掐住江雨菲的脖子。

“也冇什麼,我隻是告訴朵朵,你想搶沈太太的位置,你想把我踢出來。看得出來,朵朵冇那麼討厭你了,她甚至在懷疑我講的話。不過沒關係呀!一但你真那麼做了,朵朵自然就相信了,到時,你覺得朵朵會不會以死相逼?彆說,我還挺好奇的,你說要是朵朵用死來逼你離開沈謹塵,你到底是要沈謹塵呢還是要朵朵呢!”

江雨菲明明已經被江怡墨掐住了咽喉,她還可以笑得這般肆無忌憚,看來,這個女人當真是喪心病狂了。

“江雨菲,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咱倆之間的恩怨你竟然會算計在一個孩子身上,要不是你讓司葉南對朵朵身體做手腳,她早就會說話了,一個快樂的女孩子被你折磨成這樣還不夠,你還要控製她的思想?你踏馬的是有病吧!”

啪!

江怡墨抬手,一巴掌直接打在江雨菲的臉上,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一個瘋子。

江雨菲坐在地板上,她笑得直流眼淚。

“冇錯,我是瘋了,被你江怡墨逼瘋的。五年前你就該去死了,你怎麼不去死?還回來做什麼?我對付不了你,當然要對付你的女兒。”江雨菲狂笑不止。

嗬嗬!江怡墨一聲冷笑,她站了起來。

“是嗎?那我也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好了。”江怡墨拍了拍手,立馬就進來幾個傭人,看似其貌不揚,其實一個個非常有手段,尤其是折磨人。

“從現在開始,你們就留在這時好生伺候江雨菲,記住了,一定要好好的伺候。”江怡墨微微一笑。

傭人們立馬就懂了,直接把江雨菲往二樓拖,很粗魯。

“江怡墨,你要做什麼?江怡墨,這是沈家的彆墅,不是你家的,你憑什麼在這裡耀武揚威,江怡墨,你不得好死!”

“啊!!救命呀!”

整樁彆墅裡,都是江雨菲的哀嚎聲!彆墅裡的傭人全部換成了江怡墨的人,沈謹塵不會過來,更不會有人注意到這裡。

接下來這十個月,江怡墨會讓江雨菲好好的享受很生活,她當年是怎麼被江雨菲關起來的,現在通通還給她。

車裡!

江怡墨很沉默,和平時的她完全不一樣,搞得徐風心裡怪緊張的,他很怕說話,怕自己哪句話不對惹著大BOSS,但心裡又直癢癢,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