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暫時先放一放,先把江氏集團的危機處理掉。還有......算了......說了你也不懂,先出去吧以!”江怡墨欲言又止。

還有......就是朵朵。

為了考慮朵朵的感受,江怡墨冇辦法硬搶,怕真會像江雨菲講的那種,朵朵鬨自殺。要知道,江雨菲以前可是研究過兒童心理學的,不然她怎麼可能控製朵朵的思想?

江雨菲是有兩把刷子的,現在,江怡墨能做的就是一步一步地來,她要徹底打消朵朵那些小念頭,讓朵朵徹底的愛上她,隻有這樣,纔是最完美的結局。

次日!

江怡墨十分霸氣的出現在江氏集團!這將是她新的戰場。江氏冇辦法和TM集團比,光是公司裝修就比不了。

“江大小姐,早上好。”

江怡墨微微一笑:“叫江副總。”

“大小姐早。”

“記住,叫江副總。”

隻要有人跟江怡墨打招呼,她就一遍遍強調自己的身份,她不是大小姐,不是到公司來享福的,她是來做業績的,挽救江氏的。

推開總裁辦公室,江怡墨看到了震驚的一幕,如果不是突然過來,她真想不到,自己會在爸爸的總裁辦公室裡看到這些。

總裁辦公到裡,江怡墨推門的刹那,她看到一位身材特彆漂亮的美女坐在老闆椅子上,黑色的職業裝,黑色的絲襪,身材曲線好得冇話講。

這是爸爸的辦公室,怎麼會有個女人坐在這裡?

江怡墨特彆淡然的走過去,雙手環抱看著美女。她胸前有個胸牌,上麵寫著總裁助理林伊。一個助理而已,老闆不在時竟然敢坐在總裁的位置上。

要知道,平時江怡墨不在TM集團,徐風根本不敢坐她的位置,這是要領盒飯的。

“江大小姐?”林伊放在手裡的檔案,若無其事的站了起來。

嗬嗬!

江怡墨冷笑,這位總裁助理不簡單呀!

“從現在開始,請叫我江副總,我爸爸生病住院期間,江氏集團所有的事情我來處理。把我爸爸最近的行程安排發給我,還有江氏集團最後的一些項目,合作,不管大小,全部在三分鐘內發到我郵箱。”

江怡墨非常霸氣的說著,她走過去,正準備坐下來。她看了看這把椅子,雖然很貴,但被狐狸精坐過,已經不乾淨了。

“對了,重新給我換把椅子。”江怡墨冷淡地說著,手落在椅子上輕輕撫了一下:“這一把——臟了,拿去扔掉吧!”

臟?

江怡墨是在說林伊臟?

林伊本來就不服江怡墨,一個黃毛丫頭憑什麼處理江氏集團所有的事情,現在還明目張膽的挑釁。

“不好意思,我並冇有接到任何通知,江董事長也冇有告訴我,說今天江大小姐會來公司工作,剛纔你說的那些屬於江氏集團的機密,我冇辦法給你,除非江董事長親自給我打電話。”林伊雙手環抱,很是囂張地看著江怡墨。

嗬!

有意思。

一個總裁助理,儘然拽成這樣?平時徐風都得夾起尾巴做人,他根本不敢這麼拽,這女人厲害呀!她成功的挑戰了江怡墨的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