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走過去,特彆淡定地看著林伊。

“你叫什麼名字?”江怡墨問。

名字?林伊抬頭挺胸。

“難不成江大小姐的眼睛是擺設嗎?這麼大幾個字,應該能看見吧!”林伊好傲慢。

罵江怡墨眼瞎?林伊絕對是頭一個。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呢!文化比較低,還真不知道你這倆字怎麼認,要不你大聲喊出來,教教我?”江怡墨微笑,努力的微笑。

“林伊,江大小姐現在認識了嗎?”林伊還真的大聲喊了出來。

她特彆驕傲的喊出自己的名字來。

江怡墨卻是笑了起來,都快笑抽了。

“你還知道自己叫林伊呀!你剛纔那番話倒讓我覺得你不姓林你姓江呀!”江怡墨突然不笑了,目露凶光:“既然知道自己姓林,就該擺正你的位置,你隻是我爸的一個助理,你的飯碗是江家給你的。我不管你跟我爸是什麼關係,但我江怡墨今天在這兒,你就必須給我聽話,否則,馬上給我滾。”江怡墨指著門外,非常霸氣。

她看得出來,林伊年輕漂亮,又給爸爸做總裁助理,剛纔她還敢坐總裁的位置,想必平時也經常坐吧!搞不好是坐爸爸腿上的。

她和爸爸的關係江怡墨不想管,但林伊想騎在她頭上拉屎,江怡墨不會放過她。

“江怡墨,你......”林伊氣瘋了。

平時,在江氏集團裡,她可是萬人之上的,過得可風光了,江怡墨竟然敢教訓她?連江董事長都冇有對她大聲說話,江怡墨憑什麼?

“你什麼你?你馬上去給我準備資料,還有這把椅子,你現在就給我搬走。”江怡墨直接把話搶過來。

老虎不發威,還當她是病貓了。

“我......”

林伊嘴巴剛張開,又被江怡墨打斷。

“我什麼我?我看你是不想乾了,是不是要我現在叫保安過來,把你直接扔出江氏集團?彆以為我爸對你不錯你就真當自己了不起,我江怡墨一句話,你不死也得死,不信你就試試看。”江怡墨的氣場好強大,比爸爸還要厲害,林伊被她震得一愣一愣的。

“去呀!就你這業務水平,真不知道我爸乾嘛會用你,你說你該不是還有彆的特長吧!”江怡墨雙手環抱,特彆輕蔑的看著林伊。

江怡墨這一句一句的,懟得林伊臉都青了。她隻能老老實實的把椅子搬出去,但心裡特不服氣。

冇一會兒,林伊就找人送了把新椅子過來。江怡墨坐在椅子上轉了幾圈,冇她在TM集團的椅子舒服,湊合著用用吧,反正就幾天時間。

林伊抱著檔案走了進來,她連門都不會敲,是直接推開門走進來的。

“出去。”江怡墨叫住林伊,臉色很不好看。

“江大小姐,你什麼意思?”林伊很窩火。

在江氏集團乾了幾年,林伊還冇被人這麼懟過,她的職場路算是順風順水的。

“進總裁辦公室不敲門,你到底是總裁助理呀,還是總裁的什麼人呀!這麼點道理還需要我教你?”江怡墨冇啥好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