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就是看不慣林伊傲慢的樣子,她平時在公司怎樣的江怡墨管不著,但在她麵前囂張,耀武揚威的宣示主權,江怡墨會讓林伊知道,江氏集團到底跟誰姓。

林伊氣得直抓狂,江怡墨這是非常明顯的跟她過不去了,但她又不敢直說,畢竟江怡墨是姓江,又是江氏集團的直接繼承人。

林伊隻能抱著檔案出去,她先敲門,然後再進來。結果剛推開門,又被江怡墨叫住了。

“記住,敲門後必須聽到我說進纔可以進來,這次就算了,如果下次還犯同樣的錯誤,一次五百,你要有錢隨便試。”江怡墨微微一笑。

她還笑得出來,林伊都快被氣吐血了。

“江副總,這是你要的資料,全部在這裡了。”林伊把檔案放在江怡墨桌子上。

江怡墨一眼都冇看,這些東西看不看都無所謂,她就是想讓林伊跑跑腿而已。

“讓江氏集團所有高層,兩分鐘後在會議室開會,遲到缺席的通通開除。”江怡墨非常霸氣地說道。

她這口氣,可比江氏董事長還要霸氣,林伊在心裡冷哼,根本就不服江怡墨。一個富家小姐,屁都不懂,不過是在公司裡瞎折騰,等著,一會兒開會,就會暴露她的智商,林伊等著看笑話。

開除?

“江副總,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就算是江董事長在,他都從來不會這樣,你一句話就要開除,是不是過分了?”林伊問。

過分?過分嗎?如果林伊覺得這就過分的話,那好,她還有更過分的。

江怡墨看了眼手上的表。

“如果兩分鐘內,你不能讓所有人都坐在會議室裡,我第一個開除你。”江怡墨對著林伊微微一笑。光是這淡然的笑,也足夠讓人感受到她的氣場。

林伊不服氣,但她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反對,萬一江怡墨真開除她,江董事長又不在,她不是完蛋了?林伊趕緊跑出去,跑得飛快,一頭撞在玻璃門上,差點把江怡墨笑死。

兩分鐘後!

所有高層,除了在外出差的,全部都在會議室裡坐著,大家交頭接耳的議論著,都說江氏集團要變天了。

這時!

江怡墨非常颯的走了進來,單手插兜,嘴巴裡還刁了一隻煙,活脫脫的一個女大佬,她走到總裁的位置上坐下來,特彆隨意的把菸頭按在菸灰缸裡。

江怡墨冇有做自我介紹,她隻是向林伊拋眼色,讓她動嘴皮子。

林伊莫名被江怡墨使喚,很不爽,但不得不向大家介紹江怡墨的身份。

“這位是江怡墨,咱們江董事長的親生女兒,江家的大小姐,想必大家都認識她。江董事長身體暴恙,接下來的時間,由江怡墨江副總主持公司的一切事務,大家歡迎江副總。”林伊帶頭鼓掌。

大家一臉茫然,莫名其妙換了公司最高層,還是江怡墨這種小姑娘,大家都很忙,難道江氏集團真的要變天了?是不是該找下家了。

江怡墨修長的手指在桌子上輕輕的敲了敲,就像是彈鋼琴一樣,發出很輕的聲音,大家立馬安靜下來,聽她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