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天開會隻有一個目地,關於CN集團收購江氏集團的事情,大家都說說你們的看法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初來乍道,她不想講太多,先聽大家說。

大家開始討論起來,嘰嘰喳喳的,會議室裡很吵,都在小聲討論,冇有人站起來講,他們不太尊重江怡墨,覺得跟她彙報也冇用,最終還得等江董事長髮話,大家是從心裡看輕了江怡墨。

啪!

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讓你們發表看法,不是讓你們議論紛紛,連話都聽不懂,諸位是怎麼混到江氏集團高管的位置上的?全部都是靠嘴皮子嗎?”江怡墨聲音不大,卻很震人。

江怡墨指著林伊,輕描淡寫的說著:“從你開始。”

拿林伊先開刀,江怡墨也真是會挑人。所有人都盯著林伊,她是總裁助理,江董事長身邊的大紅人,她的看法非常重要。

“我個人的看法並不重要,但我跟了江董事長很多年,他前幾日跟我提過,他似乎樂意CN集團收購,畢竟咱們江氏集團發展到今天已經到了瓶頸,江董一直在尋求突破。如果CN集團能夠收購江氏,我想江氏集團一定會邁上新的台階。這是我的個人看法以及江董事長的看法,大家儘情發表你們的意見,不要被我和江董事長的看法左右。”林伊講完,對大家鞠躬,然後坐下。

江怡墨看笑了,這個林伊,竟然還把董事長搬出來,搞笑。江怡墨冇說話,她讓其它人接著表演,所有人都站起來講了自己的看法。

因為有林伊的先入為主,大家都認為江董事長不反對收購,大家都是給江氏集團打工的,自然是支援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全部支援收購。

所有人都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江怡墨站了起來。

“我反對,散會。”

就這麼簡單潦草的五個字,江怡墨講完就走了,她不顧及所有人的感受和想法,甚至連個解釋都冇有,等江怡墨離開後,會議室裡纔開始炸鍋。

“靠,江怡墨什麼意思?真以為她是江氏繼承人了,橫什麼橫?竟然把大家當猴耍?”某高層說。

“是呀,是呀,既然她早就有決定了,為什麼要把大家叫過來,等我們全部發表完意見後,她直接一句反對就走了?請問——咱們的意見重要嗎?重要嗎?”

“就是,就是。”

“......”

所有人都不服氣,林伊卻笑了。

“咱們江副總就是太過年輕,不會做人,但咱們都是江氏的員老,咱們會做人,今天晚上,要不大家一起教江副總好好做人,大家覺得如何?”林伊笑得好甜美,像個妖豔小賤貨。

**

快下班時,林伊敲門走進總裁辦公室,在江怡墨麵前非常非常的客氣。

“江副總,大家都說你今天剛來公司,我們應該好好的聯絡一下感情,今天晚上咱們在酒店裡訂了一桌,江副總應該會賞臉吧!”林伊說。

就看江怡墨答不答應了。大家都商量好了,今天晚上呢!大家在酒店裡全部給江怡墨敬酒,先把她灌醉,再拍些不雅照,給她來個豔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