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

江氏集團,高層會議。

江怡墨剛走進去,除林伊之外的所有人,全部齊刷刷的站了起來。

“江副總,早上好。”

聲音整齊洪亮,如雷貫耳,相當的震撼。

“喲,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大家這是怎麼樣?”江怡墨假裝不知道。

大家冇有說話,隻是安靜的站在那裡,等江怡墨發話,其實大家心裡都很憋屈,因為他們每個人昨天晚上都收到了同樣的照片。

照片很不堪。在坐的人九層以上都是已婚有家庭的人,這種照片如果被老公,老婆,孩子看到了,那就是世界大戰。

不用講,肯定是江怡墨乾的,大家心知肚明,隻能吃啞巴虧。

會議結束後!

所有人離開了會議室,唯獨林伊遲遲冇有離開。

“你究竟做了什麼,讓所有人一昔之間全部聽你的話?”林伊問道。

她太好奇了,覺得江怡墨是個怪人。

“那應該問你,你想做什麼?”江怡墨趴在林伊耳旁,她對林伊的心思瞭如指掌。

“不知道江副總在說什麼,隻是我想提醒你,CN集團派過來收購的人可是CN集團的副總秦子墨,你真認為自己可以搞得定他嗎?”林伊一副看笑話的樣子。

江怡墨卻是心頭一震。秦子墨?秦子墨?真是她記憶中那個秦子墨嗎?還是——隻是名字一樣而已。

晚上!

江怡墨拽上徐風,一起去會秦子墨,他們約在了一家高級西餐廳裡。江怡墨提前到了幾分鐘,秦子墨還冇有出現,但她已經開始緊張起來。

江大BOSS也會緊張?

“江總,隻是見一個秦子墨,你不用這麼緊張吧!還是你提前調查他時發現他長得忒帥,至今單身,你對他有意思?”

“有意思就直接上唄!亮出你TM集團總經理的身份,我保證秦子墨直接往你懷裡撲。”

啪!

江怡墨一巴掌過去,徐風立馬就老實了,趕緊抱住狗頭。徐風閃到了旁邊桌去坐好,秦子墨從餐廳正門走了進來,單手插兜,身穿正裝,一隻手自然下垂,往前走動時,手會很隨意的擺動著,腕間的名錶很有檔次,和小時候的他完全不一樣。

徐風冇說錯,秦子墨是真的很帥,帥到了女人心尖兒上。江怡墨緩緩的抓起桌子上的雜誌,默默把臉擋了起來,她有種不好的預感,會是一段孽緣。

秦子墨帥氣的站在江怡墨麵前,拿掉她手裡的雜誌,他倆四目相對的一秒,江怡墨突然站了起來,一拳頭砸在秦子墨的胸口。

“好傢夥,還真是你。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喲——鼻涕蟲。”江怡墨說話好不溫柔,和小時候一樣。

鼻涕蟲三個字,已經和秦子墨不符了,他現在帥出了銀河係。

“好久不見——我親愛的老婆大人。”秦子墨微微一笑,捏住了江怡墨的蘋果肌。

江怡墨一把打開他的豬踢子。

“滾!”

秦子墨脾氣特好的笑著,坐在江怡墨的對麵兒,他從兜裡拿出一根棒棒糖吃剩下的棒棒做的戒指,舉在江怡墨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