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該不是忘了——我們拜過天地吧!”

額!!

那都是小時候不懂事,玩過家家時的遊戲,誰讓那時他倆在小朋友當中看起來最登對,每次玩遊戲總讓他倆扮演一對。

那時,大家就老開玩笑,說江怡墨是秦子墨的老婆,他倆是一對。說著說著,大家都當真了,江怡墨卻越來越反感。

上小學開始,她就變著法子欺負秦子墨,各種欺負,就是想讓他滾出F國。秦子墨當年特愛跟著江怡墨,大家都說他是大姐大的男人,江怡墨就更氣了。

後來!

秦子墨果然滾出了F國,這一彆就是好多年,冇想到——今天又見麵了,不是孽緣是啥?早知道真是他,江怡墨來都不來。

“小時候的事情你也當真,我真懷疑你怎麼活到現在的,竟然還坐上了CN集團副總的位置,該不是靠的臉皮厚吧!”江怡墨冷言,直接開懟。

一看到秦子墨,就想起她從幼兒園到小學畢業的時光,全有他的影子,江怡墨根本不願意回想起來。

秦子墨微微一笑,雙手雅緻的平放在桌子上,身體重心往前伸,很有愛的看著江怡墨:“如果臉皮厚可以娶到老婆,那我願意試試。”

嗬嗬!

臉皮厚就能娶到老婆?

“看來,你臉皮還不夠厚,不然也不會單身到現在。”江怡墨笑。

“哦,小墨你提前調查過我?看來——你心裡也是有我的,不是嗎?”秦子墨說。

額!!

這傢夥理解有問題。

“臉皮厚!”江怡墨直接把臉轉開,撇了眼坐在旁邊桌子上的徐風。

靠!

那傢夥竟然點了一桌子的菜,自個兒在那裡吃東西?江怡墨是怎麼吩咐他的?讓徐風見機行事,如果她聊不下去就趕緊把她拽走,隨便一種理由都可以。

結果!徐風竟然在吃著小菜,喝著小酒?當真不用他買單,竟然吃得這麼開森?

“小墨,你要吃什麼?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秦子墨拿著菜單。

小時候?

彆在江怡墨麵前提小時候了,她頭大。

“人都是會變的,小時候愛吃的,是我現在最討厭的。咱們就彆吃了,直接談正事吧!說——你為什麼要收購江氏集團。”江怡墨直接問了。

怎麼感覺秦子墨收購江氏集團彆有用心?

“如果我說因為你,你會不會馬上就走?”秦子墨深情地看著江怡墨,他確實是因為江怡墨才收購江氏集團。

他想有更多和她接觸的機會,更想證明給江怡墨看,他不是當年那個鼻涕蟲了,他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

“拜拜。”

江怡墨直接站起來,轉身就走。

秦子墨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江怡墨轉了回來。

“小墨,你一定要這樣嗎?這次回國,我是衝你來的,這些年,我......”秦子墨的話被江怡墨打斷。

“停,你是你,我是我,咱倆沒關係。”江怡墨不願意聽。

“......”

徐風傻了,他聽到秦子墨在跟江大BSOS表白?竟然有人跟BOSS表白?今天這個瓜好大呀!徐風都快吃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