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想到他還挺有手段的,不傻嘛!

餐廳外麵,沈謹塵鬆開了江怡墨。

“以後離秦子墨遠一點。”他在告誡江怡墨。

“恐怕不成。”

江怡墨笑眯眯的用手撓了撓頭皮,沈謹塵隻是讓她離秦子墨遠一點,她怎麼還為難上了?果然,蒼蠅不盯無縫的蛋,沈謹塵臉色直接沉下,他剛纔是多管閒事了。

“喂!等等。”江怡墨追了上去:“你以為我想跟秦子墨見麵呀!誰讓他們CN集團想收購江氏集團,我身不由已嘛!”

江怡墨追上沈謹塵,她竟然在向他解釋。

額!

她為什麼要和沈謹塵解釋這些問題?

“秦子墨不是什麼好人,自己當心。”沈謹塵拉開車門副駕駛的位置。

他這是要送江怡墨回家?用他的車?江怡墨其實自己有車的,就停在餐廳的地下車庫裡。她正想拒絕,結果身後傳來了秦子墨的聲音。

“小墨,你彆跟沈謹塵走,他就是一個混蛋,他有老婆還泡你,這傢夥不安好心。”秦子墨在喊。

嚇得江怡墨直接鑽了進去,沈謹塵臉都黑了,頭一次有人這樣說他,問題,他也冇想過要泡女人呀!他沈謹塵從來不用泡的。

“快開車呀,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嗎?”江怡墨坐在車裡好著急,生怕秦子墨會追過來。

沈謹塵這才上了車,車門剛關上,秦子墨雙手就拍在了車窗上,江怡墨衝著他吐舌頭,做鬼臉,反正秦子墨進不來,拿她冇辦法。

沈謹塵把車開走了,他剛纔注意到江怡墨的表情,瞬間覺得自己多管閒事了。

“你和秦子墨認識?”沈謹塵問。

所以,剛纔江怡墨說不認識是在騙他?嗬嗬!

“小時候認識,但很多年冇見了,這傢夥腦子有問題。”江怡墨尷尬的解釋著,她發現沈謹塵好像生氣了,又趕緊道歉:“不好意思哈,剛纔利用了你,你——冇生氣吧!”

滋!

沈謹塵突然踩了急刹車!

“下車。”他冷淡地對江怡墨說。

“......”

有病吧!他要送她的,現在送到一半又不送了,這是要讓江怡墨走回去嗎?

“我不下,要下你自己下去。”江怡墨賴在車裡不走。

沈謹塵莫名其妙,說好的送她回家,現在又讓她下車,真當她江怡墨是好惹的呀!纔不會乖乖聽他的鬼話。

沈謹塵臉色一沉,直接把身子探了過去。突然撲過來的沈謹塵讓江怡墨窒息,他倆的距離是不是近得有些過分?他莫名其妙撲過來乾什麼?

江怡墨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沈謹塵的薄唇就在她唇邊訥!媽呀,媽呀,差一丟丟都親上了。在江怡墨最最緊張的時候,沈謹塵一把扯到江怡墨身上的安全帶,冷言說:“下車。”

額!!

胡思亂想的江怡墨惱羞成怒:“沈謹塵,我看你纔是有病的那個人,秦子墨都比你正常。”

江怡墨正準備下車,這時,沈謹塵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家裡的傭人打過來的,朵朵生病了,發高燒,現在燒到了三十九度,燙得像個小火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