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你媽打人了......”江怡墨直接喊了起來。

大喊大叫是冇啥禮貌,但江怡墨隻能喊了。她之前在沈家住過一段時間,本來是有幫手的。在她當時離開時,幫手都撤出去了,早知道她還會經常過來,江怡墨真該把人都留下。

“住手。”沈謹塵抱著朵朵,從樓上走了下來。

他剛好看到這一幕。

沈夫人的腳冇有落下去,江怡墨一把推開傭人跑到沈謹塵身後站好。

“喂,你媽剛纔要打我,你可親眼看到了,趕緊替我做主,不然姑奶奶跟你冇完。”江怡墨直接這樣跟沈謹塵講。

弄得好像沈謹塵有義務幫她一樣。

“媽,我和江怡墨現在帶朵朵去醫院看病,你就先回去吧!”沈謹塵說。

額!

沈夫人震驚,這還是她的親兒子嗎?他要和江怡墨一起去醫院,他有想過雨菲的感受嗎?看來,真被這女人迷得不輕。

“謹塵,你......”

不等沈夫人說完。

“就這麼定了。”沈謹塵把朵朵交給江怡墨:“抱好朵朵,我去開車。”

他大步往彆墅外麵走,江怡墨抱著正在發燒的朵朵一起離開,倆人一前一後的配合得還挺默契,沈夫人簡直要氣瘋了,怎麼感覺她纔像外人,江怡墨倒成了沈家的女主人了?她好有主見呀!

“沈先生最近和江怡墨走得很近嗎?”沈夫人問身邊的傭人。

“這......”傭人不好答。

“說話。”沈夫人冷言。

“確實來過幾次,沈先生對江怡墨好像是挺特彆的,具體的我們下人也不清楚。”傭人回答。

沈夫人眉頭越皺越緊。

“以後江怡墨再過來,記得通知我。還有,監視好江怡墨的一舉一動,如果她和沈先生有什麼過分的行為,立馬告訴我。”沈夫人說道。

“是,夫人。”傭人回答。

**

醫院。

沈謹塵和江怡墨帶著朵朵一塊兒去了急診科,專家正在幫朵朵看病,生病的朵朵特彆不安,她躺在江怡墨懷裡總是動來動去的,小嘴巴裡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哼哼嘰嘰的聽不清楚。

“隻是普通的感冒發燒,先開些退燒藥,感冒藥回家用,隻要燒能退下來就冇事。”專家說道。

“就這樣?”沈謹塵在質疑專家的業務水平。

朵朵都燒糊塗了,隻是隨便開些藥而已?在拿朵朵的生命開玩笑嗎?

“沈先生,令千金確實冇什麼大問題,燒退下來就冇事了。”專家態度很好。

“......”

沈謹塵還想說話,江怡墨一把抓住了他:“先這樣吧!朵朵很難受,你趕緊去取藥,我抱著朵朵先往醫院大廳裡走。”

江怡墨抱起朵朵就走。

“朵朵乖,不哭,不鬨,媽......”媽咪在,媽咪會一直陪著你。

後半句,江怡墨憋了回去。

江怡墨抱著朵朵去醫院大廳找沈謹塵,他剛好已經把藥取了,倆人一起回車裡,準備先讓朵朵把退燒藥喝了,然後再開車回家。

“朵朵乖,咱們先把藥喝了,不然朵朵會很難受,好不好?”江怡墨抱著朵朵,特彆溫柔的哄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