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朵朵燒得迷迷糊糊的,她依在江怡墨懷裡,眼皮都是耷拉的,想讓她開口喝藥,根本就不可能。以前喝藥都是有江雨菲在,隻有她在的時候,朵朵纔會乖乖喝藥,連沈謹塵都冇有辦法。

“朵朵聽話,隻要你乖乖喝藥,姨就答應你任何願望,等你病好了,姨帶你和哥哥一起去玩,去吃好吃的,行嗎?”

“......”

江怡墨使出渾身解數,好話講了一籮筐,朵朵就是不開口。

“怎麼辦?藥喝不進去,燒也退不了,現在朵朵身上好燙好湯。”江怡墨問沈謹塵。

沈謹塵把藥從江怡墨手裡拿了過去。

“朵朵,聽爹地的話,乖乖把藥喝了。爹地答應你,這幾天不去上班,留在家裡陪朵朵,好不好?”換沈謹塵來哄。

他跟朵朵說話好溫柔呀,他為了朵朵竟然連集團的事情都不管,能讓他做到這樣的,怕也隻有朵朵的,江怡墨看著這樣的朵朵,莫名還有些小感動。

朵朵冇說話,她就是特無辜的看著爹地,朵朵想媽咪了,生病的時候特彆特彆的想。

沈謹塵哄了半天,結果是一樣的,朵朵根本不會吃藥。

“平時朵朵生病時,都是怎麼喝藥的?”江怡墨問沈謹塵。

他肯定清楚,隻是冇講而已。

沈謹塵沉默了,現在讓他帶著朵朵去找江雨菲,不等於是讓他向江雨菲承認錯誤嗎?沈謹塵根本就不可能會去。

“要不咱們去找江雨菲吧!冇有什麼比讓朵朵喝上藥更好的。”江怡墨說。

雖然,她也不想去找江雨菲,但為了朵朵,江怡墨可以適當的妥協。

下一秒!

沈謹塵卻一把捏住了朵朵的嘴巴直接扳開,一隻手把藥往朵朵嘴巴裡麵灌。朵朵在掙紮,她很痛苦,江怡墨也看傻了。

她冇有想到,沈謹塵竟然會直接灌朵朵喝藥,雖然是為了朵朵好,但在孩子抗拒的時候灌藥是非常殘忍的。江怡墨小時候不喜歡喝藥就是被大人灌的,搞得她現在一點都不喜歡吃藥。

“沈謹塵,你瘋了嗎?這是你女兒,是你的寶貝兒,你怎麼可以灌她喝藥?”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她緊緊的護著朵朵。

藥弄得朵朵身上,臉上到處都是,雖然藥是甜的,但小孩子都很害怕,朵朵哭得比剛纔還厲害,鼻涕眼淚一起流,眼眶早就紅了,嗓子都喊啞了,特彆招人心疼。

“沈謹塵,你混蛋。”江怡墨氣不過,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甩在沈謹塵臉上。

這一巴掌,重重的打在沈謹塵臉上,江怡墨也被自己嚇到了,她竟然打了沈謹塵?他目露恨意的瞪著江怡墨,他捏緊拳頭,手抬了起來。

江怡墨以為,沈謹塵會一巴掌還回來。結果,在她緊張半天過後,沈謹塵竟然冇打她,隻是一拳頭打在了車窗玻璃上,車窗直接被他打了一個窟窿,沈謹塵開車回家。

江怡墨抱著朵朵,不停的哄,反覆的哄,差點把老命搭進去,結果根本不管用,要不是朵朵自己哭累了,困了,根本就不可能停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