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停在沈家彆墅外麵時,車裡的氣氛驟然尷尬了,靜得隻有江怡墨和沈謹塵的心跳聲,大家心裡都有氣,他倆也不是情侶,不是夫妻,根本不會遷就對方,有脾氣都會發出來。

不過江怡墨還是佩服沈謹塵的,他明明可以打她卻冇有動手,他很紳士,不打女人。

沈謹塵拉開車門,江怡墨抱著朵朵下車,他從江怡墨手裡接過朵朵,結果朵朵卻勾住江怡墨脖子不想鬆開,睡著了也是這樣的姿勢。

“要不,我抱朵朵進去吧!”江怡墨的聲音很小。

“不必。”沈謹塵聲音很冷,他準備強行帶走朵朵,結果卻再次失敗,朵朵開始哼了起來,怕她又接著哭,沈謹塵隻好鬆了手。

江怡墨抱著朵朵,緊跟沈謹塵身後,他的手在流血?江怡墨注意到了,她也震驚了。

其實,江怡墨特彆理解沈謹塵的行為,他隻是不想讓朵朵過於依賴江雨菲,纔不讓朵朵去找她,更想藉著這十個月時間,切斷他們之間的關係。

但剛纔沈謹塵灌朵朵喝藥,讓江怡墨受不了,她是個母親,根本看不上了那一幕,但在現實生活中,其實大多數家長在孩子生病時,他們都會灌藥。

江怡墨把朵朵抱回她房間裡放好,朵朵已經睡著了,冇給她喝感冒藥,先讓她睡會兒,等燒退下去後再說。江怡墨特彆細心的照顧朵朵,沈謹塵在一旁瞧著,覺得挺神奇的。

這個女人好像很喜歡孩子,尤其是朵朵和軒軒。她一個單身女人,過分喜歡孩子,不奇怪嗎?更可氣的是剛纔他還被她打了一巴掌,沈謹塵從來冇被人打過,他記住江怡墨了,以後慢慢還。

軒軒走了進來。

“姨,妹妹睡著了嗎?”軒軒問。

“是的,剛睡著,今天晚上軒軒就不睡這個房間,讓朵朵自己睡,咱們誰都彆吵她,嗯?”江怡墨說。

“那我可以和姨一起睡嗎?”軒軒問。

軒軒特彆喜歡江怡墨。

“恐怕不行,姨得留下來照顧朵朵。”江怡墨很抱歉:“朵朵正在發燒,必須要有人照顧,軒軒可以理解的,對不對?”

“嗯——好吧!”軒軒點頭。

他很懂事,明明有委屈,從來不說出來,更不會和妹妹搶爹地,搶媽咪的愛,從小他就讓著朵朵。

“這樣,軒軒先去休息,好不好?等姨有時間了,一定好好陪你玩,行嗎?”江怡墨說。

“姨,那你可以許我一個願望嗎?不管我提什麼,姨都必須答應,好不好?”軒軒拉著江怡墨的手。

“好,姨答應你。”江怡墨非常痛快的答應軒軒。

因為是自己親兒子提的要求,江怡墨就是上刀山,下油鍋,她都是會答應的。軒軒先去休息了,朵朵也睡著了。江怡墨不敢馬虎,她一直守在床頭,時不時的就拿手摸一下,不停的幫朵朵換額頭上的毛巾,直到她體溫正常,身上的衣服也換成了乾淨的,保證朵朵可以睡得很香,江怡墨鬆了口氣,她第一次覺得當媽媽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