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秦子墨在對江怡墨揮爪子。

大清早的,差點把江怡墨心臟病給嚇出來,她拔腿就往彆墅裡麵跑,在轉向的瞬間直接撞進沈謹塵懷裡,忒猛了些,沈謹塵當場就被江怡墨撲倒了。

非常非常的尷尬。

靠!

沈謹塵,你這狗——日——的,你敢非禮我家柔柔。秦子墨直接就給炸了,手一揮,車上的保鏢全部衝了進去,當即便把江怡墨和沈謹塵圍了起來。

秦子墨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直接把她拽了起來,特彆小心的拿手幫江怡墨拍灰。拜托,是沈謹塵壓在底下,他背上全是灰,江怡墨哪裡臟了?

“小墨,你冇事吧!是不是沈謹塵欺負你了?”秦子墨問。

“不......”是,是她撞的沈謹塵。

“你不用害怕,剛纔我都親眼看到了,就是沈謹塵故意撞的你。”秦子墨的保護欲特彆的強,直接把江怡墨護了起來。

額!!

江怡墨瞬間覺得,秦子墨的眼睛真的冇瞎嗎?他哪隻眼睛看到沈謹塵撞她了?

“沈謹塵,我警告過你,隻要你敢動我家小墨,我就拿命跟你拚。不過今天呢!我不用拚命,你該拚命嘍!”秦子墨笑了笑,手一揮,保鏢直接圍了過去,縮小包圍圈,這是要對沈謹塵動手嗎?、

“秦子墨,你......”江怡墨又被秦子墨打斷。

“小墨,你彆怕,對付沈謹塵這種渣渣,我最拿手了,等著瞧,一會兒我就讓人把沈謹塵按住,然後讓他親自給你磕頭道歉。”秦子墨再一揮手,保鏢直接提起拳頭,向沈謹塵砸了過去。

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她確實冇有想到,某一天,竟然會有兩個特彆牛逼的男人為了她打架,就像是以前上學時一樣,兩個特彆衝動的男生為了得到校花的青睞,也會使儘渾身解數。

以前江怡墨想都不敢想,誰讓她在學校裡是大姐大,嗬嗬,今天竟然還實現了?

十分鐘過後!

江怡墨再次尷尬,直接把臉捂上了。

秦子墨帶過來這些保鏢,一個個瞧著身材魁梧,好像挺能打的樣子,卻被沈謹塵單隻手解決掉,非常的輕鬆,剛纔揚言要收拾瀋謹塵的秦子墨也傻了。

果然,要對付沈謹塵絕對不能用武器,必須得用智商。

“沈——沈——沈謹塵,你彆囂張,論打架我是打不過你,但論公司實力,你不一定贏得了我,咱們走著瞧。”秦子墨一把拽住江怡墨的手:“小墨,你放心,我一定會讓沈謹塵給你道歉的。”

江怡墨莫名其妙的被拽了,問題她根本就不想跟秦子墨走呀!

突然!

沈謹塵一把拽住江怡墨的手,就像昨天一樣,直接把江怡墨拉了回來。

“冇有人可以從我沈謹塵身邊帶走人,不信你就試試看。”沈謹塵拳頭一捏,關節處發出咯噔咯噔的聲音,特彆的響。

秦子墨的人全部被他放倒了,冇有籌碼的秦子墨隻能鬆了手。

“沈謹塵,你等著。”秦子墨轉身,看著地上這些保鏢:“冇用的東西,都是吃白飯的嗎?區區一個沈謹塵都解決不了,趕緊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