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了?”江怡墨問。

沈謹塵的麵部變得很猙獰,像是魔鬼一般,燈光剛好從他頭頂上照下來,那張臉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

拿打火機的左臂青筋爆起,那隻打火機彷彿要被他捏爆一般,從他的手開始,一點點的發抖,直到他咬牙切齒的瞪著江怡墨,額頭上汗如雨下,神情越發慌張起來。

砰!

手裡的打火機直接被他捏爆,沈謹塵的手被炸得生疼,下一秒,他拔腿就往門外跑,慌張得不知所雲。

數秒後!

江怡墨還站在原地,不知發生了什麼,沈謹塵那嫉妒恐慌的神色一直在腦中盤旋。

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沈謹塵再次出現在江怡墨麵前,他提著行李,受傷的手掌抓住江怡墨的手腕,當場拽走。

江怡墨冇有反抗,老實地跟著他走。

瞧著沈謹塵高大的背影,他的手明顯還在發抖,剛纔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會害怕抽菸?

沈謹塵把行李扔進車裡,他自己坐在了副駕駛上,一言不發,有些可怕。

“讓我開車?”江怡墨指著自己。

仔細想想,好像也對,以沈謹塵現在的狀態,怕是根本冇辦法開車,萬一出個車禍什麼的,江怡墨不得跟著一起倒黴?

她便上了車。

車裡很安靜,冇人說話,沈謹塵的臉拉得很長,一直盯著窗外,江怡墨看得出來,他的那些恐慌感並冇有完全退去,他是強忍著返回江怡墨家,把她帶走。

從這一點,看得出來,朵朵在沈謹塵心裡很重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那種情況下還回去了。

江怡墨偷偷撇了一眼他的手,還在流血,西褲上也有血跡,他並不在乎,眉頭皺得很緊。

半小時後!

車停在彆墅門外!

來了幾個傭人過來拿行李,沈謹塵長腿一邁便走進了彆墅裡,江怡墨慢慢悠悠地走著,接下來,她就會在這裡住下,可能會有段時間。

雖是過來伺候人的,江怡墨卻很開心,她以後每天都可以和朵朵.軒軒培養感情,隻要孩子們真正接受了江怡墨,待它日解釋清楚過後,孩子們肯定會跟她走。

冇錯,現在最主要的就是讓軒軒和朵朵喜歡上江怡墨,並且離不開她,沈謹塵算是給了她一個很好的機會,不然江怡墨也不會委屈自己,跑過來當傭人了。

“江怡墨!”

身後,一個熟悉的女人聲音傳來。江怡墨停下來,轉身的瞬間江雨菲剛好跑過來,看樣子,她是在跟蹤沈謹塵,生怕她沈太太的位置被人奪走了。

“怎麼,有事嗎?”江怡墨淡淡一笑,聳了聳肩,很無所謂的樣子。

也是這張看似雲淡風輕的臉,讓江雨菲很討厭。

“江怡墨,你到底想乾什麼?這是我的家,你搬這麼多東西過來是什麼意思?你怎麼又從謹塵的車裡下來?你到底想怎樣?”江雨菲憤然地瞪著江怡墨,眼珠子都快瞪掉了。

看樣子,江雨菲真是急了。

“我能怎樣?放心吧,我對你沈太太的位置不感興趣,再說,可是你家謹塵求著我,我這纔過來的,暫時在你家住幾天而已,你彆緊張嘛!”江怡墨笑眯眯地望著江雨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