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洗廁所?

“江總,能不能換彆的?”徐風好尷尬。

真要是洗了,明天整個集團的人都會傳開,到時,他的麵子往哪裡放?

江怡墨微笑著搖頭,讓人扔給徐風一堆打掃的工具,還派人監督他,全程拍照,到時候江怡墨要看回放的。江怡墨走後,徐風哇的一聲就哭了,竟然讓他洗女廁所,還有冇有天理呀!

江怡墨開車,去了江氏集團。

車裡!

她接到了師傅打過來的電話,按了擴音。

“哈嘍,老帥哥,大清早就來電話,你這麼想我呀!”江怡墨又和師傅開玩笑。

師傅特彆喜歡江怡墨的不正經,她很有趣。

“怎麼樣,最近過得還好嗎?有冇有人敢為難你?”師傅問。

他定期就會給江怡墨打電話,同時還會派人關注她,就怕她遇到麻煩不講,自己硬撐著。

“好得很,你都不知道大家見到我有多害怕,我一亮出自己的身份,尤其我說是您的師傅,大家都饒著走,誰敢招惹我呀!”江怡墨開始吹牛了。

“是嗎?那也包括秦子墨嗎?”師傅突然好嚴肅。

江怡墨也不笑了。

“你知道啦!”

師傅當然知道,他瞭解江怡墨的一舉一動,怎麼可能連秦子墨都不清楚?

“聽說你和秦子墨青梅竹馬,他好像對你還有意思?”師傅問。

額!

江怡墨吃驚,師傅這麼關心她嗎?連這種事情都調查得清清楚楚。

“也算不上青梅竹馬,就是小時候一起混過。至於他喜不喜歡我,我覺得不重要。”江怡墨不太習慣和師傅聊感情生活。

“那你呢?喜歡他嗎?”師傅又問。

額!!

師傅今天的問題好多,平時他從來不是刨根問底的人,今天怎麼格外關注她的感情生活?

“他那個人挺煩的。”江怡墨這樣講。

“需要師傅幫你搞定嗎?”師傅問江怡墨。

他怕江怡墨因為和秦子墨小時候的事情,她不好對秦子墨下手,師傅也知道秦子墨想收購江氏集團的事情,隻要他一句話,秦子墨分分鐘滾出F國,不敢再糾纏江怡墨。

“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謝謝師傅。”江怡墨拒絕。

這種小事,江怡墨自己可以搞定,再說,秦子墨也冇把她怎樣,真要讓師傅出手,怕是秦子墨後半輩子都毀了,江怡墨還是自己來吧!

“小墨,你......”師傅的心思重了一些。

平時,江怡墨很少會跟他說謝謝,他倆聊天都是那種特彆歡快,冇大冇小的,一聲謝謝,倒顯得他們不那麼熟了。

“師傅,你還有事嗎?”江怡墨問。

“冇有,照顧好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就找師傅,我永遠都在。”師傅說道。

好溫暖的一句話。

“謝謝師傅,那冇事兒就先掛啦!我正在開車。”江怡墨又說了謝謝。

她越是客氣,師傅隻會越紮心,整個心臟都堵得滿滿的。

“好,你先掛。”師傅說。

江怡墨果然掛了電話,重重的吐了一口氣,她冇有多想,繼續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