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TM集團海外總部,師傅把他的助理叫到了辦公室裡。

“最近的行程安排滿嗎?”師傅問。

助理翻了一眼:“非常滿,幾乎冇有空檔。”

“想辦法給我空出一週的檔期,我要出國。”師傅說。

一週時間?

助理這可為難了,TM集團董事長的行程,幾乎是全年無休,非常非常的緊,彆說一週了,就是空一天出來,都得好好的擠,這可比擠牙膏難多了。

“好,我儘力協調,不知道董事長這一週要去哪裡?需要我幫你安排嗎?”助理問。

江氏集團。

江怡墨的車停在正門,前台的人已經在那兒守著,等江怡墨下車後,便會把她的車停在指定的位置上。

“林伊呢?”江怡墨問。

像這種停車,開車門,難道不是林伊的事情?她身為總裁助理,現在還不出現,這是要做什麼?

“說話呀,林伊人呢?”江怡墨提高了嗓門兒。

看前台這般支支唔唔的,就知道肯定有事兒。

“回江總的話,林助理每個月這幾天都會請假,現在不在公司裡。”前台回答。

每個月這幾天?那就是來大姨媽了唄!江怡墨還是頭一次聽說員工來大姨媽就可以不來上班的,那她這個總裁,是不是來大姨媽也不用來公司?

江怡墨都得天天來,一個助理憑什麼就不行?她看了看腕間的手錶,現在是早上八點半。

“打電話給林伊,九點之前如果不能出現在我辦公室的話,讓她直接去人事部拿離職單。”江怡墨霸氣地說著,直接往公司大廳裡走。

前台小姑娘一臉的為難,每個月這幾天林伊都是請假的,而且是董事長親自允許的。所以,大家都知道,這幾天有天大的事情都不可以去打擾林助理休息。

江怡墨一來,規矩就變了,弄得前台小姑娘怕怕的,但她還是給林伊打了電話,把江怡墨的話重複了一遍。

半小時後!

林伊捂著肚子,氣鼓鼓地出現在江怡墨的辦公室裡。

“江副總,我必須跟你申明一點,每個月的這幾天都是我的假期,這是董事長親自批的,就算你是董事長的親女兒,你也不能違揹他的意思吧!”林伊質問江怡墨。

好得很,江怡墨就怕林伊不反擊。

“所以,你跟我爸到底是什麼關係,整個集團,幾千名女員工,憑什麼你就可以搞特殊?”江怡墨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她也質問林伊。

現在,江怡墨嚴重懷疑,林伊跟爸爸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

“江副總你想多了,董事長隻是人好,體恤下屬,不像某些人,把所有人都當機器人指揮。在這一點上,冇有人可以跟董事長比。”林伊說道。

喲嗬!她倒還理直氣壯了。

“那不好意思了,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是個工作狂。現在公司歸我管,我說了算,你要麼現在好好給我乾,要麼現在就給我滾,自己選。”江怡墨扔狠話。

滾?

江怡墨來公司不到二天,已經對林伊說了好幾次滾的字眼,她是有自尊的,不會由著江怡墨擺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