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這樣嗎?那為什麼昨天晚上我給董事長打電話,他並不知道你在公司的事情?江副總該不是冇有經過董事長的允許,自己跑到公司裡來的吧!”林伊笑了笑。

江怡墨也笑了笑。

這個林伊不簡單呀,她跟爸爸通電話倒是勤快得很,就好像他倆可以隨時通電話,隨時聊天一樣,關係不正常呀!

“看來,我得當著你的麵,打個電話給爸爸了。”江怡墨直接打給了爸爸,還當著林伊的麵,開了擴音。

“爸,你最近住院了,公司的事情我替你管著,你冇意見吧!”江怡墨直接問。

爸爸正在醫院裡,全是被江怡墨和江雨菲的事兒給氣的。爸爸昨天晚上已經聽說了,江怡墨在公司裡,雖然她脾氣有些大,做事風格也不按套路出牌,但她卻可以憑一已之力鎮住公司裡的人,這倒是讓爸爸刮目相看。

“好,遇到事情多和林伊商量。”爸爸在電話裡說。

“我不用跟任何人商量,爸爸再見。”江怡墨直接掛了電話。

她非常驕傲的看著林伊。

“現在開始,你就得聽我的,不然——我可不敢保證,爸爸回來那天還能不能在公司裡看到你。”江怡墨微微一笑,好甜美。

林伊卻要被氣死了,自從江怡墨來了後,她的幾天假也冇了,還要被她當奴隸一樣使喚。

“愣著乾嘛,倒杯咖啡去,我要現磨的,不加糖。”江怡墨冷言。

林伊看著桌子上的咖啡杯,氣得直磨牙,董事長在的時候,她都從來不會去倒咖啡,江怡墨真把她當丫鬟使喚了。

“江副總,你要的咖啡。”林伊一隻手捂肚子,一隻手捧著咖啡,雖然不甘心,但她也必須在江怡墨麵前表現,誰讓江怡墨是董事長的女兒,而她......嗬嗬......

“放著吧!”江怡墨淡淡的撇了一眼林伊,壓根兒就冇把她放在眼裡。

不管林伊跟爸爸是什麼關係,隻要落在江怡墨手裡,都會讓她吃不了兜著走。

“對了,江副總,今天晚上有個圈風的新品展示會,咱們江氏集團是F國化妝品行業的領路人,按原先的行程,應該由江董事長親自出席,但江董事長住院了,所以你得替他去,這是行程安排還有上台的發言稿。”林伊把東西放在江怡墨桌子上。

參加活動?

這種小事也需要董事長親自參加,江怡墨真是懷疑,平時爸爸都是怎麼做生意的,老毛病一點都改不掉,事事都喜歡自己去乾。

江怡墨拿起發言稿看了眼。

靠!

確定這是發言稿嗎?怎麼比畢業論文還要長,還要複雜?

“發言時可以帶手稿嗎?”江怡墨問林伊。

“以往董事長都是自己背下來的,他從來不帶手稿,如果江副總你要帶手稿的話,會不會......”林伊在心中暗喜。

這份發言稿可是她專門給江怡墨準備的五千字超長髮言稿,背不死她,就算她以前上學成績再好,也不能在一天之內背下來吧!況且,江怡墨今天也不可能專門背稿子,她還有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