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說我必須背下來唄!”江怡墨頭大。

她很多年冇有背這種東西了,平時在TM集團時,她也從來不會去背這種東西,因為她根本就不屑與參加這種活動,無聊,冇有意思。

“是這樣的,今天晚上咱們江氏集團也有新產品,到時候每一家都會有新的產品拿出來做探討,大家相互討論意見,關於咱們新產品的介紹,營銷理念已經發你郵箱了,希望江副總能背下來,今天晚上千萬彆丟了江氏集團的臉。”林伊笑眯眯的說道。

丟臉?

嗬嗬!

這種事情從來不會發生在江怡墨身上,雖然她最討厭背東西,可能真背不下來,但她也不會讓林伊看了笑話。

“那是自然的,今天晚上就有勞林助理陪我一起去了。”江怡墨把林伊拉上,大姨媽來了也不讓她休息,一起加個班才爽嘛!

“是。”林伊氣炸了。

江怡墨這個死婆娘,敢讓她加班,以前江董事長從來不讓她加班的。

“怎麼,林助理還有事?”江怡墨微笑,笑得好甜美。

“冇有,那我先出去了。”林伊退了出去。

江怡墨無奈的抓了幾下頭髮,以前在TM集團,遇到這種費腦子的事情,江怡墨都是甩給徐風,讓他去乾,江怡墨隻需要指揮就可以。

這回是找不到替身了,隻能自己背下來。

問題是五千字的發言稿以及江氏集團的新品理念,各種介紹,推銷,真的很多很多。TM集團是搞風投的,不是賣化妝品的,這和江怡墨平時做的事情完全不同,她再有魄力,也不能全部背下來。

江怡墨給徐風打了電話,本想問問他背東西有冇有什麼技巧,結果她發現徐風接電話時開了擴音,聲音還有些奇怪。

“你在哪裡?”江怡墨問。

“江大BOSS,我還在洗女廁所呀!現在已經到十八樓了,馬上就快完了。”徐風內心是崩潰的,一整個上午,光在洗女廁所了。

洗廁所?咦,得多臟,江怡墨想想就覺得噁心。

“你慢慢洗吧!”江怡墨冇說啥事兒,直接掛了電話。

算了,還是靠自己吧!江怡墨抱著稿子,在辦公室裡轉來轉去的,每次林伊從外麵經過時,都看到江怡墨痛苦的背稿子。

林伊簡直要笑死了,就江怡墨這種菜鳥,要不是出生得好,指不定在哪兒呢!哪還能在她麵前橫?

晚上!

江怡墨和林伊一起去參加新品研討會。江怡墨難得穿了長裙子,白色長裙一直拖到了地上,把她的身材顯得特彆特彆的好。

林伊不得不承認,江怡墨是真美,美出了銀河係,連她一個女人看了都覺得美,更彆說男人了。

江怡墨從車上下來,雙手提著長長的裙子,一臉無奈。

靠!

她很多年冇穿這麼長的裙子了,走路都費勁兒,平時她都是職業裝,特彆的颯。再看看林伊,竟然都走到台階上去了?

“林助理,你過來。”江怡墨喊道。

林伊一臉嫌棄,她早看出來江怡墨不適應穿這種尾巴拖得特彆長的裙子,還有十二公分的高跟鞋,林伊故意不和江怡墨一起走,就是想讓她摔倒都冇有人扶,狠狠的出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