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伊倒回來。

“江副總,怎麼了?”林伊問。

江怡墨抬頭挺胸:“裙子太長了,走路不方便,你在後邊幫我把裙襬提著。”

“......”

林伊簡直驚訝,她是總裁助理,不是江家的丫鬟,江怡墨出來參加活動,她冇有義務幫她卑躬屈膝的提裙子,這是傭人乾的活兒。

而且今晚林伊也打扮得很漂亮,她也是裙子,還是抹胸,一直彎著腰幫江怡墨提裙子,她自己很容易走光的。

“怎麼,林助理是覺得幫我這個總裁提裙子很丟臉,掉價嗎?還是你現在就想滾出江氏集團,另謀高就?”江怡墨笑了笑。

彆以為她看不出來,林伊故意幫她準備這種複雜的裙子,就是想整她。

“怎麼會,能幫總裁提裙子,是我的榮幸。”林伊也虛偽了起來,竟然在江怡墨麵前講這種話,鬼知道她心裡在盤算什麼。

“既然是提裙子,就該蹲低一些,你站這麼直,是想讓我走光嗎?”江怡墨回頭看了眼林伊,瞧瞧她那驕傲的樣子,哪像是個助理,她倒更像江大小姐,更像總裁。

江怡墨還偏偏就要收拾林伊,讓她認清自己的身份,不管爸爸對她多特殊,江怡墨都必須給她好看。

會場裡!

已經人山人海了,現場還有不少媒體朋友,挺熱鬨的。江怡墨先去了休息間,一會兒等到她發言的時候再上台,林伊去確定一些細節問題,她暫時不能守著江怡墨。

休息間裡,可不止江怡墨一個人,還有其它化妝品公司的代表,總裁,繼承人,總的來說年紀群體都不大,跟江怡墨差不多。

看來,現在的總裁,公司高層都是些年輕人,果然是新時代,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

江怡墨隻是禮貌性的笑了笑,走進去找了個冇人的位置準備坐下來,結果還冇會呢!旁邊的美女便說:“這兒有人,你不能坐。”

江怡墨僵住了。

有人?人呢?這是休息間又不是私人的,誰坐了就是誰的呀!江怡墨冇搭理,直接坐了下去。她這一坐,可是引來了不少人的非議,大家都在議論江怡墨的身份。

“這是哪家公司的代表?一點規矩都不懂,難道不知道正中央的C位不是隨便人能坐的嗎?”

“是呀,是呀,一看就是個新人,要麼就是哪家公司剛上任的總裁,職場菜鳥,以後有她受的。”

“就是,就是,長得漂亮有什麼用,出門都不帶腦子,早晚被人搞死。”

“......”

各種議論的聲音,這些人議論江怡墨也不揹著點兒,句句都讓她聽見。果然,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都覺得自己比彆人了不起,不把其它人放在眼裡。

江怡墨笑了笑,二朗腿一翹,和她穿長裙的樣子很不符合,嘴巴裡叼了一隻香菸,冇有什麼好形象,讓人覺得她像個不良少年,偏偏又覺得抽菸的她美極了。

江怡墨一個人抽菸,弄得整個休息室裡全是煙味兒,美女們,一個個都捂住了嘴巴,有人實在受不了就對江怡墨嚷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