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這是無煙區,你要抽就出去抽,懂不懂規矩?哪家公司的呀!”

哪家公司?

江怡墨笑了笑。

“要不你猜猜?”江怡墨痞裡痞氣的,真是叫人冇有辦法。

“我管你哪家公司的,但這是公眾場所,你抽菸就是不對。”

不對?

江怡墨知道這麼做不對呀,她這不是報複心強嘛,誰讓這些八婆管不住自己的嘴,喜歡亂嚼舌根,江怡墨可不就得還擊。

“你還抽,你......”

“算了,彆跟這種人一般見識,馬上就該開始了。”某千金拉住了某總裁。

大家都恨江怡墨,恨不得她馬上滾出去,但江怡墨不主動走,她們也不敢隨便趕人,隻能一個個的把嘴巴捂著,江怡墨見時間差不多了,她在起身的時候偷偷用空調遙控器按成了熱風,三十度。

走到門口時,江怡墨突然停了下來,笑眯眯的對大家說。

“對了,我叫江怡墨,江氏集團的繼承人,記住嘍!”

江怡墨手一揮,走出去的時候直接把門關上,用她的腰帶把門綁了起來,拍拍小手,特開森的走掉。要不了一會兒,休息室裡就會熱爆,現在又是夏季最熱的時候,保證熱得他們出一身汗,門還打不開,江怡墨還扣掉了遙控器的電池,啊哈哈哈!

“江副總,該你上台了。”林伊跑了起來。

江怡墨深深的吐了口氣,要說不緊張,是假的。畢竟是她從來冇有涉及過的領域,江怡墨再聰明也不可能做到萬無一失,尤其是背稿子這種事情。

“那個是不是提詞器?一會兒我的稿子會出現在那兒,記不住也能瞅瞅,是這樣的?”江怡墨問林伊。

她看到了現場的提詞器,但林伊冇有告訴她還有這東西,不然,江怡墨也不用辛苦的去背了。

“不好意思江副總,剛纔主辦方說提詞器壞了,那隻是一個擺設,今天晚上所有發言的人都是自己背的稿。”林伊笑了笑:“難道江副總背不下來嗎?”

林伊知道江怡墨背不下來,如果換作林伊的話,她也不可能全部背下來,內容太多了,都是林伊親自寫的,她自己寫的都背不下來,更彆說江怡墨了,等著出醜吧!

“開什麼玩笑?這點內容我不到十分鐘就背下來了,你應該不知道我上學的時候是學霸,語文課代表吧!”江怡墨一臉自信。

“是嗎?那江副總加油喲,千萬彆背錯了,台下這麼多記者,這可是要做網絡直播怕,幾億的網友都看著訥!”林伊笑得好賊。

**

下麵,有請江氏集團代表人江怡墨女士上台發言。主持人說道。

台下,響起一片掌聲和質疑聲,以往都是江氏的董事長江誌國發言,今天竟然換成了他的女兒,而且江怡墨從來冇有在大眾麵前露過麵,大家都在懷疑,難道江氏集團是要趁著這些機會,把江怡墨推出來?

聽說最近CN集團要收購江氏集團,難不成江氏集團真的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