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氣,不氣,沈謹塵就是個瘋子,他一向都是瘋的,秦子墨不氣,淡定。

秦子墨淡定了幾秒,壓住心頭的怒火。

“沈謹塵,說句實話,你是不是喜歡江怡墨?你看上她了,對不對?”秦子墨。

他非常瞭解沈謹塵,如果不是他看上的人,為什麼要成天盯著江怡墨,走哪兒跟哪兒,他真的很閒嗎?

沈謹塵沉默,他看著台上正在發言的江怡墨,眉頭越皺越緊。

**

台上,江怡墨還在滔滔不絕,今天的她可以說是相當的驚豔,驚住了在場所有的人,連網絡上那些看直播的都被她的美貌和智商驚住了。

後台!

林伊卻是氣瘋了,她真的冇有想到,江怡墨就是隻打不死的小強,她竟然自己扯出這麼多的歪理邪說,講得還頭頭是道的,大家好像都對她好感度不錯。

氣死了,死氣了。

**

“不說話?那你就是默認嘍?”秦子墨又急了,一把拽住沈謹塵的臂膀:“我警告你,小墨不是隨便的女人,她冇有時間跟你玩兒,你都有老婆了,還纏著小墨做什麼?你真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富可敵國,有錢花不完就到處找女人玩嗎?我告訴你,小墨不會跟你玩,你也玩不起。”

秦子墨很緊張,他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動他的蛋糕。

沈謹塵一把甩開秦子墨,冷言道:“我做事情不需要你來教我,至於你——更配不上江怡墨,你秦子墨什麼人我瞭解,我也勸你離她遠一點。”

“沈謹塵,你......”

秦子墨還冇講完。

突然!

舞台正中央,突然之間轟的一聲巨響,整個舞台都炸了,燃燒起很大很大的火,整個會場的人都尖叫了起來,大家紛紛找出路,往外麵跑。

“小墨?”秦子墨當即站了起來。

江怡墨還在舞台上,她是最爆炸最近的地方。不等秦子墨往前衝,沈謹塵已經搶在他前頭,衝上了舞台,整個舞台都在燃燒,熊熊大火,非常的嚇人。

秦子墨跑了幾步就不敢上去了,他感覺自己可能要被烤熟了,但看到沈謹塵已經把江怡墨從地上抱起來的一秒,他也管不了那麼多,直接衝了過去。

“沈謹塵,你把小墨給你,你不能抱她。”秦子墨又急了。

他和江怡墨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小時候還拜過天地,他倆纔是最應該在一起的人,沈謹塵不可以抱她。

沈謹塵抱著江怡墨不鬆手,他大步往前跑,身上昂貴的西裝被火燒壞了,髮型也亂了,連眉毛都被火燒了,臉也很臟,此時的沈謹塵冇啥形象,但他抱住江怡墨不鬆手的瞬間,卻是非常的感人。

秦子墨有一瞬間覺得,他好像看到了沈謹塵的真心,難道他真喜歡小墨?不,不可能,像沈謹塵這種冷血的人,他怎麼可能真正愛上一個人?他肯定是裝的。

秦子墨緊緊的跟在沈謹塵後麵,從樓梯離開了大樓,跑到大樓外麵後,沈謹塵把江怡墨放在了椅子上坐好,隻是此時的她根本就坐不好,她昏迷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