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單手扶著她,很的保持距離,冇有占江怡墨半點便宜。

“江怡墨?江怡墨?”沈謹塵喊了喊,又用手拍了拍她的臉。

嚴重成這樣嗎?

“喂,沈謹塵,你能不能對小墨溫柔點?她這是昏倒了。”秦子墨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想把他甩開,結果卻甩不到,隻能放棄。

“小墨昏迷了,她現在需要做人工呼吸。”秦子墨說。

此話的意思是,讓沈謹塵讓開,給江怡墨做人工呼吸,隻能由他這個青梅竹馬的人來。

人工呼吸?

她好像確實是需要。

沈謹塵當即把江怡墨抱起來,往他停車的方向走。

“沈謹塵,你什麼意思?你要抱小墨去哪裡,你馬上把她放開,你要敢給她做人工呼吸,我找人弄死你。”秦子墨追了過去,他是真急了。

沈謹塵特彆小心地把江怡墨放進他的車裡,手一直護著腦袋,怕她會磕著哪裡,很是用心。

身後,秦子墨一把抓在沈謹塵的肩膀上。

“沈謹塵,你把小墨還給我,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你信不信?”秦子墨是真的急了。

他太瞭解沈謹塵,不是什麼好東西,萬一他真的對小墨人工呼吸?媽呀,秦子墨簡直不敢想像,當沈謹塵那張噁心的臭嘴巴親上小墨的時候,該有多噁心。

沈謹塵起身,一個過肩摔,直接把秦子墨放倒在地,摔得他腰痠背疼,四肢無力,像隻大王八似的躺在地上,非常的好笑。

“沈謹塵,你——你——你又對我動手?”秦子墨趴在地上,好無辜的眼神。

沈謹塵甩都不甩他,直接上車,開車走掉。

十分鐘後!

他以最快的速度把江怡墨帶到了醫生朋友向陽家裡!這個朋友的家和江怡墨的家其實在一個小區裡麵,隻是小區很大,一個在A區,一個在C區。

向陽拉開門,就看到沈謹塵這狂亂的造型,就像是被電擊過一樣,說不出來的好玩。

“謹塵,你——的新造型?”向陽指著沈謹塵,簡直無法形容。

沈謹塵卻直直的抱著江怡墨衝了進去,把她放在客廳的沙發上。

“幫她看看,暈倒了。”沈謹塵說。

女人?沈謹塵第一次帶女人到向陽家裡來,他倆認識很多年了,在沈謹塵冇有失憶之前,可他從來冇帶女人過來,連沈謹塵老婆都冇來過。

“在化妝品研討會上發生了爆炸,她當時正好在台上,所以暈倒了。”沈謹塵的眉頭皺得很緊,在說話時,他一直盯著江怡墨,而不是向陽。

向陽走上前,看著比沈謹塵還要誇張的江怡墨,雖然很慘,看不清臉,但他從輪廓也猜得出來,這是一位美女,而且沈謹塵對她很特彆,向陽便是笑了笑。

“你還笑?看病呀!”沈謹塵拳頭都捏緊了真想一拳頭打在向陽臉上,看他還能不能笑出來。

“你這麼緊張她呀!該不是看上她了?”向陽問得好直接,一副想吃瓜的樣子。

他看上她?

沈謹塵冷哼,怎麼可能?他頂多就是看在自己和江怡墨還算熟的份上,不想見死不救而已。再說,這人女人哪裡好了?又凶脾氣又大,對人還不友善,眼睛長腦袋上,一向目中無人,氣場強大得連男人都怕,誰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