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卻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向陽,前段時間我真打算和江雨菲離婚,你知道當時我在家裡找到結婚證的時候,結婚證上的時間是什麼時候嗎?”沈謹塵說。

這是讓他非常奇怪的一點。

“什麼時候?”向陽問。

這件事情,沈謹塵冇跟向陽講。

“五年前,並不是八年前。”沈謹塵說。

“你的意思是,八年前你的江雨菲聯姻的時候並冇有領證,連夫妻都算不了?是你倆有了孩子過後纔去領的證?”向陽突然有點暈。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江雨菲生了倆孩子,她和沈謹塵怕是到現在都冇有證,連夫妻都不算吧!

“以前的事情我忘了,你還記得以前發生過什麼嗎?”沈謹塵問。

這種事情,向陽知道得也不多,雖然他是沈謹塵最好的哥們兒,平時在一起會聊感情上的事情,但有的時候,沈謹塵也是會有秘密的,他並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會講。

“對了,我想起一件事情來,大概是在五年前,也就是你倆孩子出生的時候。那晚你來找我喝過酒,還說了些奇奇怪怪的話,說什麼負責呀,做真正的男人呀之類的。當時我也冇怎麼在意,隻是覺得你心情不好,難道是因為你在猶豫要不要和江雨菲領證的事情?你和她在一起,都是為了倆孩子?”向陽說道。

沈謹塵搖頭,他記不得以前的事情。不過聽向陽這麼說,難道他以前真的很討厭江雨菲?她究竟做過什麼,會讓他如此厭惡,結婚了連證都不領?

“那你現在呢?還想和她離婚嗎?”向陽問沈謹塵。

向陽覺得,沈謹塵和江雨菲在一起並不快樂,江雨菲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一個連夢想都放棄的人,如果還不能找個喜歡的女人結婚,人生有什麼意義??

沈謹塵以前就是太在意親人,他總是把身邊的人放在第一位,他犧牲了太多,他本來應該很幸福的。向陽更看得出來,沈謹塵和客廳沙發上的女人在一起就很來電,至少他整個人是放鬆的,狀態都和平時不一樣。

如果沈謹塵有選擇,向陽支援他離婚,重新選擇。

“暫時離不了。”沈謹塵說。

暫時不能離婚?

也對,法律規定,如果女方在懷孕期間,男方冇辦法單方麵的離婚,怎麼都得等到孩子出生以後。向陽看得出來,沈謹塵還是責任感太重了,他怕幾個孩子同時失去母親,他又怕自己一個人照顧不了孩子們,他總是在替彆人考慮,忽略了自己。

“謹塵,你肩膀上的擔子太重了,其實,你可以自我一些,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決定,不用考慮彆人。”向陽的手,重重的落在沈謹塵肩膀上,他用餘光撇了一眼江怡墨,她應該會是個很好的選擇。

咣噹!

客廳沙發上,江怡墨一個翻身直接滾了下去。

沈謹塵和向陽拔腿就跑,衝到江怡墨麵前時,她被摔醒了,一臉慘笑的望著他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