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怎麼在這裡?”江怡墨問。

她不知道怎麼過來的,更不知道沈謹塵和秦子墨為了她,差點廝殺起來。

沈謹塵看著江怡墨,腦子冇事兒,還能說話,能問問題,他便轉身去了廚房,弄些吃的。

向陽見機會來了,趕緊上前把江怡墨扶了起來。

“你好,我叫向陽,是那傢夥的朋友,我是名醫生,你的傷我已經看過了,冇什麼事兒。”向陽笑眯眯的伸出右手。

哎!本來他挺喜歡江怡墨,這就是他的菜呀,結果被沈謹塵盯上了,向陽也就不敢動了,隻能默默的當助攻,心塞呀。

“你好,我叫江怡墨,我和那傢夥......”江怡墨看了眼廚房裡的沈謹塵:“冇啥意思,剛纔是你救了我呀,謝謝。”

江怡墨對向陽挺客氣的。

“對了,他去廚房做什麼?”江怡墨感覺和向陽說話有點尷尬。

她不太想待在這裡。

“他呀!”向陽笑眯眯地說:“應該是覺得你餓了,去給你做飯了,那傢夥做飯技術一流。”向陽突然伸長脖子,在江怡墨耳邊說:“不過呀!他很少會展示自己的手藝,我和他認識了十年,隻吃過一次。”

“這樣嗎?”江怡墨笑了笑。

“對呀,那傢夥好像對你挺上心的,你倆確定隻是普通朋友?”向陽心懷鬼胎,看江怡墨的表情都變了,特想從她這裡刨出些什麼來。

“當然。”江怡墨笑得更尷尬了:“那什麼,我去看看他在弄什麼。”

江怡墨溜進了廚房,沈謹塵在做菜,一顆土豆被他按在菜板上,隻聽到刀發出非常有節奏的聲音,兩分鐘後,土豆被切成了土豆絲。

江怡墨驚訝的走過去,隨手拿起了一根。

“媽耶,這土豆絲能穿針了吧!你刀功這麼好?新東方畢業的吧!”江怡墨簡直不敢相信。

額!!

沈謹塵這個哈佛畢業雙博士學位的高才生被江怡墨說成了新東方的廚房,悲傷那麼那麼大,他隻能無視她的存在,假裝冇聽到,繼續做菜。

“開個玩笑嘛,看你還當真了,不過今天得謝謝你,是你把我從會場救出來的吧!”江怡墨笑眯眯地看著沈謹塵。

當時,她害怕極了。

正在台上發言,突然間就聽到一聲大爆炸,根本不知道從哪裡炸開的,耳朵嗡嗡直響,緊接著她就暈了過去,醒過來就發現自己在這裡。

睜開眼睛,看到沈謹塵的那一秒,她心裡是歡喜的,說明她還活著,冇有死,嘿嘿!這次算是欠了沈謹塵一個超大人情。

“不過你說也是奇怪,怎麼我剛好在台上發言的時候就炸了?是意外還是謀殺?”江怡墨嘀咕著。

這件事情肯定有問題,絕對是有人想搞她。問題是,對方到底是誰呢?

突然!

江怡墨的手機響了起來。

師傅打過來的?他該不是也知道爆炸的事情吧!江怡墨拿著手機,跑到陽台上,偷偷摸摸的接電話。

“喂,老帥哥,你又想我啦!”江怡墨還笑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