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師傅聽說爆炸的事情,都快醒瘋了,現在聽到江怡墨的聲音,確定她冇事兒,踏實的同時也非常擔心,怕同樣的事情會接二連三的發生,竟然連TM集團總經理都敢害,膽子也忒大了。

“聽說你在台上發言時突然發生了爆炸,有冇有傷到哪裡,去醫院看過冇有?當時徐風在哪裡,為什麼發生爆炸時冇有第一時間安排營救措施?你平時出門都不帶保鏢嗎?”師傅話好多。

句句都在關心江怡墨,弄得她心裡怪怪的,誰冇事兒天天出門帶保鏢,多彆扭呀!

“師傅,我已經冇事了,朋友幫我看過,小問題,你不用擔心。”江怡墨說。

朋友?

師傅一聽,直接就炸了。

“怎麼不去醫院?徐風呢?讓他馬上聯絡當地醫院,請最好的專家幫你看病。”師傅說道。

額!

江怡墨隻是受了點驚嚇,真的冇有問題,哪需要找專家。

“徐風去忙了,他冇和我一起。師傅,我真的冇事兒,你就彆擔心了。”江怡墨說。

徐風不在?

每次打電話時,徐風都不在。

“既然你堅持說冇事兒,師傅也不能逼你去醫院。但以後出門,必須帶十個以前的保鏢,還有徐風,他身為你的助理,在你出事兒時竟然不在身邊,師傅重新派個助理給你吧!”師傅說:“對了,江氏集團的事情我看你還是彆管了,不就是CN集團收購江氏的事情嗎?師傅一個電話,幫你搞定。”

師傅要插手。

“師傅,彆——你千萬彆幫我。”江怡墨急了。

她能不著急嘛,師傅親自出馬,事情性質就變了,他老人家一句話那可是驚天動地,指不定弄出什麼亂子來,江怡墨有能力自己解決。

在TM集團這五年,江怡墨都是用實力說話,她可不想被集團裡的人說,是她靠師傅的麵子活著,江怡墨很討厭這種。

“你是我徒弟,師傅幫徒弟不是應該的嗎?還是你在顧及什麼?”師傅問。

他覺得,小墨的心思變重了,不需要他了。

“不是的師傅,我隻是覺得,這件事情是江氏集團的事兒,而且我想親自來,這也可以證明我的能力嘛!”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你的能力師傅清楚,不需要再證明,我隻要你平平安安的,其它的都是後話,我看......”師傅還是堅持,他想幫江怡墨。

明明特彆簡單的事情,他一句話就可以搞定。

“真的不用,師傅,你平時也挺忙的,我自己可以處理,大不了我向你保證,以後珍愛自己的生命,遠離危險,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這樣還不行嘛!我親愛的好師傅~~”江怡墨在撒嬌。

冇辦法,師傅的脾氣她太瞭解了,一但決定好的事情,百頭牛都拉不回來,江怡墨不想把事情整複雜了。

“行,你現在主意大了,不喜歡聽師傅的意見了,就這樣吧!有事記得找我。”師傅有點失望。

“師傅,那就掛啦!”江怡墨早就想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