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你先掛。”師傅說。

江怡墨把手機從耳朵拿開,她正準備掛電話。

向陽突然間把腦袋從玄關處伸了出來,嚇得江怡墨混身一抖。

“跟誰聊電話呢?飯好啦!”向陽笑眯眯地說。

“冇誰。”江怡墨掛掉電話,和向陽一起去吃飯飯。

電話那頭!

師傅正好聽到了向陽和江怡墨說話的聲音,小墨家裡有男人?是個陌生的聲音,他竟然從來不知道這件事情,小墨也從來冇有提過?

師傅眉頭一皺,打給了助理:“儘快協調好我最近的行程。”

餐廳前!

擺放著沈謹塵做的菜,酸辣土豆絲,青辣炒肉絲,回鍋肉,尖椒剁魚。全是辣的,咦,他怎麼知道江怡墨喜歡吃辣的?

“嗯,好吃,好吃,比飯店的還好吃。”江怡墨第一個坐下,她直接就吃了起來,確實餓了。

向陽看到桌子上這些菜,瞬間就酸了,他和沈謹塵十年好友,隻吃過一次,而且連根肉絲都冇有,今天江怡墨在,就做了好幾個菜,果然重色輕友呀!

向陽屁屁一厥,特彆有心機的想和江怡墨坐在一起,誰不想跟美女坐呀,難不成讓他和沈謹塵那個大男人一起嗎?纔不要呢!

沈謹塵去盛了兩碗飯過來,兩隻手各端著一碗,剛過來就看到向陽要坐他的位置,沈謹塵輕輕咳嗽了一聲,向陽裝不懂,沈謹塵直接過去,一屁屁把向陽撞了出去。

他特彆自然的坐在江怡墨旁邊,給了她一碗飯。

“謝謝。”江怡墨接過來就開始吃。

向陽爬了起來,委屈巴巴的看著沈謹塵,這傢夥也忒過分了,彆忘了這是誰的地盤,太囂張了!向陽隻能坐在他倆對麵兒。

當他發現沈謹塵隻盛了兩碗飯時,瞬間就給炸了。

“沈謹塵,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咱倆好歹是十年基情,你連碗飯都不幫我盛?”向陽好氣呀!

“你冇長手?自己去。”沈謹塵冷言。

“......”向陽氣得嘴巴都歪了。

“向陽,你就自己去嘛,剛纔沈謹塵做飯時你可一點忙都冇有忙,快去,快去。”江怡墨抬頭,笑眯眯的對向陽說。

雖然她和向陽不熟,但看得出來,他是個特彆好相處的人,用來當朋友再合適不過。反正能忍受沈謹塵十分冇有變心的朋友,絕對是真愛。

“......”

向陽再次無語,他現在完全確定,這倆人就是有一對兒,說話都是向著對方的。向陽能怎麼辦?隻能自己去盛飯唄!

江怡墨吃得狼吞虎嚥的,冇辦法,沈謹塵做飯太好吃了。要是天天都吃他做的飯菜,怕是半年就得長一身的膘。

正在江怡墨吃得嗨的時候,突然有片辣椒沾在了咽喉上,她接二連三的咳嗽了起來,眼眶都咳紅了,又尷尬又難受。

沈謹塵放下碗筷,去幫她接了一杯水過來,江怡墨一口氣喝完,結果喝得有些急又給嗆著了,咳得更厲害起來,沈謹塵臉一黑,這女人莫不是豬變的吧!再好吃的東西也該慢慢吃,弄得好像她很欠吃一樣。-